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你离开以后

DeftXMeiko
文笔渣
伐开心 写虐文
BGM:I'm not OK-Terent Dabbs


And how would I ever know
我怎会知道
If I never tried
如果我从未尝试
If I never tried to love you
如果我未爱过你



金赫奎回韩国的那天,上海下了雨。「多像狗血电视剧的剧情啊」田野想。除了他整个基地的人都去了机场送机,甚至还抱走了Nice,平时吵吵闹闹的训练室突然空无一人,就剩他一个人无聊地打着Rank。连输三把,终于这把开局大优,谁知己方AD连着两次团战失误被秒,大优变成大劣势。又一次红色的失败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他终于烦躁地退出了游戏。感觉有些口渴,田野走到餐厅,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回来,拧开的瞬间可乐喷涌而出,他还没反应过来,胳膊和裤子上已经遭殃。

田野在一边将盆子里的裤子往泡沫里按,一边在心里怒骂摇可乐的人全家漂移。手忙脚乱洗了半天,裤子上的可乐渍终于消失。把裤子冲洗干净,田野抱着裤子准备去晾上。却在走出卫生间时一不小心踏在一滩水上滑倒了。刚刚换裤子的时候为图方便他随便穿了一条运动短裤,膝盖磕在地的瞬间痛感就侵袭而来,他呆坐在地上看着膝盖渐渐泛青。

「终究还是逃避不了,没了金赫奎的生活就像一团糟。」



It's easy to be myself
很容易变的孤独
I wanted something else
我想要别的
Wanted something else
我想要别的



金赫奎离开大概快一周了,每个人都看出田野的不对劲,虽然说着自己没事不在乎,但思想显然游离在另一个频道。

金赫奎回国后来过电话,田野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躲起来。就像没愈合的伤口,不敢碰。

训练室左边的位子上已经坐上了新的AD。田野要尽快熟悉新AD的风格并且尽力配合他,双排的时候一次次因为沟通不足产生的失误让田野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练习。忙碌像一剂救药让他暂时能从过去里逃避出来。可是习惯却像骨头里的刺,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扎你一下,那天一局游戏结束,田野和新AD配合的不错,AD五杀结束比赛。田野激动地转过脸,却喊出一句「Def...」,AD戴着耳机没听见,问他刚刚在说什么,却没得到回答。

「 我还做着只能被自己摇醒的梦。」




Dreams start to fade away
梦在消散褪色
Become another day
有一天
And then another day
又一天
Goes by
空流逝去
Can't seem to watch it past,
往事回首不堪



「这是什么?」

「你要回韩国?为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

争吵的对话在梦里重复,但金赫奎说的话却像老旧的收音机发出的残响,嘶哑着听不清,只剩田野自己一句句急迫的质问。对话最终结束在田野摔门离去的巨响。

被惊醒的田野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从梦境与现实的交错中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的手紧紧攥着被子。曾经金赫奎把自己的选手牌套在田野脖子上,笑着说自己是卡莉斯塔,然后田野就拉住金赫奎的衣角跟着他到处走,「那我就是锤石了,看我勾住你。」

「可是锤石的勾并不能勾住己方英雄,而灯笼的距离太远,他点不到了。」



Was never good at that
好难过
Was never good at that
好难过
Was I?
那是我吗?
I'm not OK
我过的并不好
With just leaving
只因那日别离
Or holding back my words
还有那些昔日坦言



「田野,我喜欢你。」

褐色头发的男孩站在加利福尼亚州温暖的阳光下说出这句话,那时EDG刚刚加冕成为S7世界冠军,面对猝不及防的告白,田野有些惊慌犹疑。自己应该是喜欢女孩子的吧,可是面对眼前的金赫奎,他却无法说出「不」字。阳光照映在金赫奎的脸上,皮肤白的发亮。

于是田野走上前,握住了对方的手。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Thought I was above
自以为我可以解脱
I guess I really was
现如今明白我无法逃脱
I guess I really wasn't
我知道我根本逃无可逃
A kiss is meant to fade
你轻轻的一吻
And feelings go away
褪尽了我生命的色彩,带走了我的思念,卷走了我的感觉,携我走向遥远的未知



田野上网的时候看到一个帖子,里面说「人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但改掉这个习惯却需要大概三个月。」获得和遗弃本来就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得到的时候你满盘接受,而遗弃的时候恋恋不舍。

金赫奎已经走了三个月了,曾经的习惯也在这最后的期限中真的一点一点消散。比如打游戏的时候不再像磁石一样地向左边转,早上买早饭的时候不再买两人份的小笼包,生活还是波澜不惊的继续着。

只是有时候直播的时候屏幕上还是会飘过大片的金赫奎的名字,田野看到却又舍不得关掉弹幕,曾经连这三个字有多少笔画都记的清清楚楚,现在却成了自己不会再说出来的名字。

「回忆是残忍的刽子手。」




I'm not OK
我过的并不好
With just leaving
只因那日别离
Or holding back my words
还有那些昔日坦言
How would I ever know
我怎会知道
If I never tried
如果我从未尝试
If I never tried
如果我未爱过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S9的赛场上。EDG在S8后进行了新老替换,田野成了EDG的新一任队长,新队伍有着一种特别的锐气,一路冲进了四强,而他们的对手正是金赫奎所在的那支队伍。比赛打满了整个BO5,最终EDG以最后一局堪称完美的表现进入决赛。

两年的时间让田野变的成熟,可以从容地做为队伍的灵魂为游戏中每一次行动做出决策。

比赛结束,田野随着队伍一起去对方那边握手,和金赫奎握手的瞬间,本以为自己能从容应对的田野却还是瞬间红了眼眶,慌张地低下了头。然而金赫奎却用左手搂住了田野的后背,给了他一个拥抱。

田野的下巴贴在金赫奎肩膀上的一瞬,他想起当时他答应金赫奎告白的那个下午,他牵起他的手,于是两个人一起走向前方。

「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