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DeftXMeiko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果然不适合写HE啊「望天」还是写小虐文吧嘻嘻嘻
校园AU
请勿上升真人



田野很不开心。

今天是期中考试发成绩的日子,田野的成绩一如既往的稳定,倒数第一。

班主任看了田野的成绩单之后气得把田野叫到办公室,整整把他训了两个小时,然而田野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在想今天国服刚上线的新英雄。

"你一会儿就换座位,和金赫奎坐,让他好好帮帮你。行了,你回去吧。"班主任说了两个小时,以这句话做了结尾。

"哦好..."田野的思想还在LOL里游荡,对班主任刚说的话不以为意。

在他踏出办公室的那一秒,他的反射弧才像刚刚重新连接一样艰难地在地球上打了个蝴蝶结后绕了回来。

等等...金赫奎?!

田野的心里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从高一以来金赫奎就是班上第一名的保持者兼学习委员,在田野眼里,在学校的每一分钟金赫奎好像都在学习。

"这种人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啊。"田野曾经对死党石伟豪和赵志铭这样吐槽过。

然而现在自己要和这个书呆子坐同桌。

田野选择狗带。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田野还是在赵志铭石伟豪"好像嫁了女儿"的感叹中离开了教室最后排的VIP区,坐到了金赫奎旁边。

田野趴在桌子上,看着金赫奎刷着数学题,两人沉默了一个课间。

等上课铃响起来的时候,金赫奎把写了一半的数学卷子放进桌兜,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旁边的田野居然...睡着了。

这时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说道"上课。",全班同学都站了起来,除了睡的正香的田野。

"喂..."金赫奎推了推田野,田野这才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正好对上老师的目光。

在周围站着的同学无声地心疼里,田野被老师"请"出了教室。

"那家伙肯定是故意让我出丑的!"田野坐在学校对面的小网吧里,一边疯狂地敲击着键盘,一边恨恨地说。

"卧槽赵志铭你行不行啊,哎石伟豪你说好的传送呢???"田野怒吼。游戏里赵志铭的gank简直像梦游,被对面的小炮三炮轰成残废,石伟豪看下面拼不过传送到一半又取消了。

屏幕一黑。

不出意料地投了,田野看着身边两个实力青铜的队友,沉默半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妈死了。"

这时他突然发现不远处的网吧入口处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好像在向门口的前台询问着什么。

卧槽,是金赫奎!他怎么会来网吧!

田野清楚地看见前台的姐姐向自己这边指了一下,然后金赫奎转过身,朝自己这个方向搜寻着。

呃...他应该看不到我吧。

人家只是眼睛小又不是瞎怎么看不到啊!

等等,野神我在慌什么。

于是田野心里一边做出镇定的样子一边看着金赫奎走过来。

金赫奎一个下午都没见到田野,身边的座位上只有一堆课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加上赵志铭石伟豪同时消失,他就知道田野肯定逃课去网吧打游戏了。于是晚自习前的吃饭时间,他直接到网吧里来捉奸,哦不,捉田野。

"回去上晚自习。"金赫奎本来就高,又是站着,加上他一副高冷的表情,简直就像说出一条不容反抗的命令。

"你凭什么管我啊,我上不上课跟你有什么关系?"田野惊呆了,这才第一天坐同桌,金赫奎怎么就跟他亲妈一样管教自己。

"我是学习委员也是你同桌,而且老师让我帮你,管你是应该的。"金赫奎依然面无表情。

"你这人怎么..."田野瞄了一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晚自习了,自己一直赖在这里,金赫奎肯定不会和自己耗着,就算自己不回去又能怎么样。

金赫奎看田野打算赖下去,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俩solo一局,我要是赢了你,你就回去上课,要是我输了,我以后再也不管你。"

赵志铭正在一边喝水,听见金赫奎的话一口水喷了出来,好在最后一秒他转开了头,键盘幸免于难。

石伟豪看着自己裤子上的一大坨水迹,觉得心好累。

田野听见这话也惊呆了,这人没傻吧,他金赫奎还会玩英雄联盟?

"行,就这么定了。"田野暗喜,金赫奎这是自己作死,他怎么可能赢我田野。

金赫奎坐到赵志铭的电脑前,用他的号和田野开了一局自定义。"规则是两个人用同一个英雄,谁先把对方杀掉谁就赢。"赵志铭和石伟豪站在两人身后观战。

进入选择英雄界面,田野瞟了一眼金赫奎,"你选吧,你用什么我用什么。"金赫奎也不客气,锁了卢锡安。

本来是想五分钟结束游戏的田野感觉不太对劲。金赫奎的补兵可以堪称完美,到现在一刀未漏。自己主玩辅助,对ADC的了解十分透彻,对方的水平绝对不低。慢慢地金赫奎就有了压制之势,几次消耗把田野打掉了一半的血,田野只能缩在塔下补兵。

对面金赫奎正在回城,田野觉得不能就这样放任他回去,对面兵线又过来了,自己回家要亏一波兵,可是如果金赫奎回城补个装备自己会更被动。于是田野E过去想打断他。金赫奎的回城在被打断的一瞬间并没有反打田野,而是用W补了两个兵,升到了六级。

糟了。田野没想到金赫奎竟然就差两个兵的经验升6,而自己离六级却还有一小段距离。金赫奎升6之后秒学R,直接对着田野打了一套圣枪洗礼,田野的血量很快告急,连忙交了闪现治疗往塔里跑,金赫奎跟着交了闪,又用E拉近距离,无视塔对自己的攻击,击杀了田野。而下一秒他也被塔打死。

站在两人身后的赵志铭和石伟豪看呆了,金赫奎的打法无疑是在冒险,对伤害和血量的计算要无比精准才能成功,不然必输无疑。

田野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玩,对着黑掉的屏幕沉默了两秒,然后退了游戏站起来。"既然我输了,我回去上课。"田野虽然贪玩,倒是信守承诺。

金赫奎满意地点点头,和田野一块往外走。"哎田野..."赵志铭和石伟豪想不到田野就这么走了,也匆忙跟着跑了出去。

几个人回到班里,刚好开始上课。班主任正准备讲课,看见三人居然回来出现在班里乖乖上晚自习,感动地捏断了一根粉笔。

老师讲了一会儿课就发了一套卷子让大家做练习。田野小声地问金赫奎:"看不出来你玩的不错啊,什么段位的?"金赫奎在草稿纸上算着数学题:"没段位,随便玩。"田野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也叫随便玩,那自己算什么,用脚打游戏么?

见田野没接话,金赫奎开口道:"你把前五道题做了我再告诉你。"田野心说你爱说不说关我什么事凭什么要我写题,但经不住自己的好奇还是拿起笔,开始写题。

金赫奎写完了半张卷子田野才连蒙带猜写出五道题,金赫奎看了一眼,五道题错了两对。

...

"好了好了我写完了你快告诉我吧。"田野满眼期待。"你做的都是错的啊..."金赫奎无奈地拿过卷子给田野讲题。田野本不想听,看见讲台上班主任慈祥的目光,只好不情愿地听他讲。

等田野改完题目,金赫奎说自己的哥哥是职业选手,在家的时候教自己玩过,出人意料地金赫奎对游戏很有天赋,只不过自己对游戏没什么兴趣,平时才不怎么上心。

田野听完后两眼放光,让金赫奎在他哥下次回家的时候告诉他一声,一起玩两把。"我也想去打职业,可是打到钻二也就差不多了,职业队好像只招王者段位的吧...你哥好厉害啊。"田野在一旁自言自语。

在那次输给金赫奎以后田野倒是收敛了一些,逃课的次数少了许多。加上金赫奎对他严加管教,田野的学习有了点进步。

马上就是期末考试了,田野也知道这之后自己就是高三的学生了,多少开始对学习上心,也时常问金赫奎问题,金赫奎都认真地给他讲解。

期末考试,田野终于不再是倒数第一,全班五十多个学生,他进步到了四十名。班主任又一次把田野叫到办公室,不过这次都是夸奖。

明天开始就放假了,田野放学之后觉得应该犒劳一下自己,跟着赵志铭石伟豪去了阔别已久的网吧,刚登上自己的号,就发现收到了一条好友请求,田野看了看那人的ID,发现是金赫奎名字的拼音,于是点了同意。没想到过了五分钟自己竟然收到一个来自金赫奎的礼物,是刚出的一款锤石的皮肤。自己给金赫奎说过一次自己想要这个皮肤,没想到他就送了田野。

田野给金赫奎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为什么送自己皮肤,金赫奎很快回复:"给你考试的奖励。"田野想了一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好,回复了一句谢谢,金赫奎也没再回复。

"这金赫奎怎么对你这么好,他不会..."赵志铭突然开口。"不会什么?"田野在看皮肤的原画图,没明白他在说什么。"他不会喜欢你吧。"赵志铭见田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

"我也觉得。"另一边的石伟豪也附和着,"他真的无缘无故对你好啊。""那是老师让他帮我的好不好!你们两个醋森,我们就是朋友。"田野一边一个眼刀。

"当局者迷啊..."赵志铭最后感叹了一句。

那天晚上田野的游戏打的心不在焉,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金赫奎,他对自己确实是比常人要好,可要说金赫奎喜欢自己的话,田野还是觉得不可能,杂七杂八的想法一直在田野脑子里转来转去,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暑假田野报了个补课班每天上课,一个暑假都没和金赫奎联系。与其说不想,倒不如说不敢,虽然他觉得赵志铭的话没什么根据,但每次想给金赫奎发短信的时候就怂了,把编辑好的信息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倒是金赫奎来给几次电话和短信,田野都假装没看到。

高三的学生要提前回学校补课,田野在暑假还有半个月结束的时候就见到了困扰他整个暑假的金赫奎。

"为什么不回我电话啊。"金赫奎见到田野的第一句话就问的他一虚。"我...我手机被收了。"田野想了个借口,心虚地回答。金赫奎看着田野四处乱飘的眼神,猜到他在说谎。

田野现在只恨赵志铭那个逼跟自己胡说,偷偷看了金赫奎一眼,发现对方的眼里满是失望的神色,田野更愧疚了。

人家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自己瞎想个什么劲。

田野这样想着,向金赫奎倒了歉。但田野自己没发现的是,他对金赫奎的依赖感却是越来越强。

高三的生活紧张忙碌,大考小练几乎充满了时间,田野也开始晚上挑灯夜战,休息的时间减少了不少。

一天田野实在撑不住了,自习课上他写着卷子就睡着了,金赫奎就撑着头看着田野睡着的样子。阳光里尘埃浮动,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

很快到了五月,大家在冲刺之余也开始考虑学校的问题。以金赫奎的成绩考重点大学S大没什么问题,至于田野,他现在的成绩可以考一个一本中等的学校,选择性倒是很多。

然而田野没告诉金赫奎的是,其实自己也想考S大,和金赫奎同桌两年,他已经习惯了和金赫奎相处的生活。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成绩,考S大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带着这个似乎无法企及的心愿,田野在最后的一个月更加努力,希望能再往上提高一点,哪怕一点都好。

高考开始了。

田野和金赫奎被分在两个相邻的考场,在进考场的时候,田野看见那边队伍里的金赫奎好像在对自己说什么,田野看了半天,才从口型里看出那两个字。

加油。

田野笑了起来,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你也要加油啊。

考完最后一门的时候,学校里聚集了大堆的考生,有的在哭有的在笑,还有人在撕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田野一眼就发现了金赫奎。

他跑过去和金赫奎一边说话一边一起往外走,没想到金赫奎拉住了他的手。

田野的大脑一下停止了运转,赵志铭说过的话一下子重新浮现了上来。

原来是真的啊,田野的脸一下红了。不过,他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说:不要拒绝。

金赫奎在抓住田野的手的时候其实很心虚,他怕田野会甩开自己的手跑走,甚至他预想了更坏的结局。

但他感觉到田野的手也握住了自己,旁边这家伙甚至头都不敢抬起来。

好开心啊。

赵志铭和石伟豪考完试到处找田野,然后...感受完考试的恶意的两人又感受到了虐狗的恶意,这个世界太冷漠了。

更让田野和金赫奎惊喜的是,半个月后出成绩,田野竟然过了S大的分数线十几分,赵志铭连连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和同学一起回学校的时候,田野特地去向班主任道谢,金赫奎在一旁坏笑。

上了大学之后金赫奎有时也会和田野一起玩英雄联盟。有一次在选英雄的时候金赫奎突然问身边的田野:"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那个锤石的皮肤吗?"田野被问的一愣,"你知道卡莉斯塔这个皮肤和那个是一对的吧,我买了卡莉斯塔的,就把锤石的送你了。"

"原来你那么早就打我主意啊。"田野锁了锤石。

"那就只好让你如愿了。"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