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金总教你如何虐狗

DeftXMeiko
微厂荡
ooc有
今天的我依然是来发糖的






今天是我打工的第一天。

便利店的店主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叫作金赫奎。两天前我看到这家便利店门口的招聘启事,推门进去就看见了站在收银台后面的他,像一只戴着围裙的草泥马。

店里似乎是急用人,羊驼店主大概问了几个问题就决定录用我了。便利店嘛,扫扫地摆摆货就好了,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哦对了,店里还有另一个店员叫许元硕,永远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摆着生无可恋的速食盒饭。

不管怎么说,第一天还是很重要的。我特意在街角那家早餐店买了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准备孝敬我的新同事们。

走进店里,店主从收银台上拿起一件新的围裙递给我,我把手里的一份早餐递给他,像两个接头的特务。他迟疑了一下,接了过去。

我向后面的仓库走去,许元硕把刚涮好的拖把递给我,我把另一份早餐递给他,他生无可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拖完地已经到了上班高峰时间,店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金赫奎快速地给客人扫码收钱找钱,许元硕往货架上补充面包,我则往热饮箱里放着牛奶和咖啡。

终于在忙碌了半个小时以后,店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正无聊地捏着夹馅棉花糖,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孩,似乎是常来的样子,对着坐在收银台后面的金赫奎和在店门口看报纸的许元硕打了个招呼。

然而我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客人的不同寻常,因为在他进来的时候,金赫奎把手里吃了一半的包子直接塞进嘴里咽了下去然后从椅子上弹起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早上好,田野。"金赫奎双手撑在收银台上探出身子,像我在动物园里看见到的想对人吐口水的羊驼。

那个男孩脸有点婴儿肥的样子,看上去肉肉的。似乎常常咬嘴唇,像画了咬唇妆一样。"好可爱。"我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句。

他走到货架这边看见了我,露出有点疑惑的样子,但是看见我穿着店里统一的蓝围裙随即了然,笑着点了下头顺便拿走了那袋被我蹂躏过的蓝莓夹馅棉花糖。

我:"..."

他随后去拿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瓶热牛奶,连同棉花糖一起放在收银台上。金赫奎慢吞吞的,好像他扫的不是商品码而是地雷。

"又吃一样的吗,不试试新口味?"拿起棉花糖的时候金赫奎问田野。"啊..."田野挠挠头,"吃习惯了,再说新口味不喜欢怎么办。"说着金赫奎已经把东西装袋连同找零一起递给田野,田野拿过袋子说了一声"晚上见",就离开了。

田野走了之后金赫奎整个人都好像有点飘的样子,把零钱盒里的硬币拿出来的时候手一滑,所有的硬币全掉在地上,四散滚去,随即消失在货架下。

我撂下一句:"哎肚子突然好疼我去下卫生间。"准备开溜,金赫奎却突然好像从梦里醒过来,一句"你敢跑我就扣你工资!"让刚跑出两米的我直接闪现回了他面前。

万恶的金钱啊。

午饭时间我趁着金赫奎不在,偷偷向许元硕打听金赫奎和田野的关系。

田野在对面的楼里工作,每天早晚都会来店里买东西。一来二去金赫奎就对他有意思,只不过碍于两人不熟,他也只能等田野来店里的时候聊上两句。

冷清地下午依旧很无聊,期间来了两个男的买狗粮,其中一长着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我躲在货架后面偷瞄的时候被他旁边的男的瞪了一眼,那眼神的阴暗差点把我吓成猪。

大约七点的时候,天刚刚黑起来,田野又一次走进店里,买了一些零食离开了,金赫奎一脸痴汉地看着田野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他的那个眼神,看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又无所事事地游荡了一会儿就到了下班时间,我秒速脱掉围裙穿上外套,从收银台顺了一根巧克力棒跑了。

冬天的早上总是很难从被窝里爬起来,上班大约半个月以后的一天,我被手机铃声吵醒。看见屏幕上的金赫奎三个字,我斗争了很久才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他闷闷告诉我他发烧了,今天没法去店里,今天的事务就只能让我和许元硕负责了。挂掉电话我有点不爽,这种情况不加工资吗?!

我比往常早了一些到店里,经过半个月的锻炼我已经可以熟练地做好一切。

今天田野来的时候发现收银台后面站着的是许元硕,好奇地问怎么没间接金赫奎,许元硕告诉他金赫奎生病了。田野马上变的很紧张,忙问他没事吧,还让我们劝他多休息几天,不要太忙了。

我在一边听着,突然觉得,金赫奎这家伙,说不定有戏...这可是女人的第六感。

下午金赫奎就回来上班了,说是作为店主一定要和店员们一起奋斗,生点小病算什么。

呵呵。

中午我和许元硕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一副快不行的样子说下午可能还不能来,我们俩告诉他田野很想你你不能来真是太遗憾了。他一个小时以后他就裹的严严实实出现在店里,更像羊驼了。

晚上田野来的时候竟然拎了一小袋药给金赫奎,田野走后金赫奎那个得瑟劲简直令人发指。

过完年很快就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节日,那就是喜「丧」闻「心」乐「病」见「狂」的情人节。

店里准备搞个活动,情人节当天情侣只要在店里接个吻,满十秒就送一小盒巧克力。

我和许元硕听完金赫奎的这个馊主意都选择狗带,一定要让大家见证这种虐狗时刻吗?!还有没有人性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金赫奎很有可能要搞点事出来,啊妈妈我想回家。

情人节当天进入店里的情侣们都纷纷秀起了恩爱,我简直后悔我没戴一副墨镜来上班,我快瞎了。被虐的快吐血我只好继续捏棉花糖泄愤。

下午我之前遇到的那两个买狗粮的男的又来了,他们看了活动说明之后...算了我已经不想说了,我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个司马脸男会瞪我了,对不起,是我错了。

晚上田野准时走进店里,我在田野进门的时候就早早躲在货架后面,我怕一会儿发生什么会让我直接跪地上。只有许元硕才能在经历了这一天之后依然平静如水地接受这一切,他是真爸爸。

田野像往常一样拿了些零食,看到活动要送出去的巧克力还剩不少,就拿了一盒问收银台后面的金赫奎能不能送他一盒,金赫奎义正言辞地说不可以。

卧槽?我的大脑有点卡壳,这真的是那个痴汉金赫奎吗?竟然拒绝了?

"不行吗..."田野有点失望的样子,然而此时金赫奎却探过身,吻了田野。

嘭。我手里的棉花糖终于被我捏爆了,里面的夹馅从棉花糖里喷了出来。

喂,110吗,我要报警。

整整十秒以后金赫奎重新直起身,看着田野说:"巧克力送你了。"田野明显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才噗的一声笑出来,问金赫奎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我深恶痛绝地看着金赫奎笑的脸上剩下四条眉毛,转眼看见许元硕坐在收银台后面的椅子上,继续生无可恋着。

金赫奎交待了看店的事随后和田野手拉手离去。

我决定还是早点辞职比较好。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