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故事的最后

DeftXMeiko
我又回来虐了233
今天听到这歌的时候开的脑洞 歌词太虐了
BGM:Oceans Deep-sons of day
请勿上升真人



Even though the world I'm in
即使我所生活的世界
The perfect pitch this way appears
以怎样完美的状态呈现
The greatest pressures of my sin don't disappear
那沉重的伤感始终挥之不去

田野在二十四岁那年宣布了自己退役的决定。

十六岁开始打职业比赛,到现在二十四岁的大龄选手,八年的时间改变了他许多。

从以前的爱笑爱闹,到现在的沉稳冷静,粉丝们都说,他有一个队长的样子,他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

这样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似乎是在金赫奎离开的那一年。



Although alive and without much或许我这一生拥有的不多
The wishing, well I wished for you但却为你至深的祝愿
Then I look to see myself within it all
然后尽我的全力去帮你一一实现

"喂,田野!"

"赵志铭你这个粗森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怎么了?"

"...你没有收到吗?"

"收到什么啊?"

"......."

"喂,到底是什么啊?"

"金赫奎他,他要结婚了。"

田野在听完这句话以后好像没有听懂赵志铭在说什么,想了两三秒,这句话的意义才涌进了他的脑海。

金赫奎要结婚了。

他给以前EDG的队友都发了请柬,除了田野。

田野不是不知道金赫奎有女朋友的事,就在金赫奎回到韩国后的第四年,他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与一个女孩的照片,那个女孩很可爱,眉眼中还有点朴宝英的样子。

是啊,都谈了好几年,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

挂掉赵志铭的电话,田野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哼,什么啊,都不请我。"

田野说着扯过被子蒙住眼睛,一片温热。

长久的沉默后田野站起来,拉开衣柜最下面一层的抽屉,翻开层层叠叠的衣服,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抱歉了,我还想再自私地见你一面。



My oceans deep my rivers wide
我对你的爱像海洋一样深 像江河一样广
The strangers weep at pleasures side
身旁的人们都为幸福喜悦而泣
Oh why do I not see the only one unseen
可为什麼我却始终看不见我唯一想见的人

一个月后田野跟着曾经的队友们一起去了韩国,整个旅途中所有人都小心翼翼,聊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其实我没那么脆弱的,田野想。

许元硕来接了他们,看见田野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

一行人住进了安排好的酒店,田野准备进门的时候被童扬叫住。

"可以和你聊聊吗?"

"当然,请进。"

两人走进房间,坐在窗子下面的沙发上。

"你真的想要看吗?"童扬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得或许直白地说更好。

"那些都过去了,不是吗?"田野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说,"这也不是什么煽情的连续剧。"田野笑了一下。

"我只是来物归原主的。"

金赫奎的婚礼在两天之后举行,来宾很多,大部分是以前电竞圈的朋友。金赫奎穿着礼服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他把头发又染回了黑色,把刘海梳了上去。

"还是有刘海的时候好看一点"站在街对面的田野想。

童扬他们在门口和金赫奎说话,赵志铭不知道说了什么,惹的一群人齐齐笑起来。

宾客已经来齐了,婚礼的仪式紧接着开始。金赫奎换了一身传统礼服,迎接新娘的出现。新娘款款走出的时候客人们都站起来向新人们致意。

田野趁里面都在看着两人行对礼的时候溜了进去,站在最后面。

旁边的侍者拿着放在托盘里的红酒经过。田野拿起一杯,在金赫奎向新娘回礼的时候端起酒杯致意,一饮而尽。

耳边传来的是客人们的欢呼声和笑声。

田野将白色的礼袋放在堆放着礼品的桌子上后离开,坐了当晚的航班回了家。

那就敬往事一杯酒,再也不回头。



I'm lost without it seems so true
失去你的爱已成现实
You left from here from me to you
你从这里离开了我

晚上金赫奎看着堆了一地的礼袋,叹了口气开始一个个打开,有不少有趣的小礼物。

其中一个礼袋上没有写名字,金赫奎正在想是谁这么粗心,掏出里面的小盒子后他一下子觉得眼睛有点酸。

你来了是吗?

你不知道,其实今天我也在想你,看见童扬他们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找你。

金赫奎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简单的戒指,两个简单的银色圆环,甚至没有一点装饰的花纹。

金赫奎把右边的那一枚拿出来,戴在无名指上。修长的手指上因为两个戒指显得有点不和谐,他在灯光下细细端详这枚戒指,多年不戴上面的光泽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亮,还有了一些细小的划痕。

金赫奎和田野分手的时候,将这枚戒指从手上摘下来扔在两人同住的房间的地上,或许那些划痕就是这么来的。

金赫奎摘下戒指,手指根上一圈的压痕是熟悉的田野名字的拼音。

当时两个人一起订了这对戒指,将名字刻在戒指内圈,戴戒指之后就会在手指上压下对方的名字。

金赫奎用指尖轻轻划过压痕,眼泪掉在手背上。

那天晚上金赫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在EDG的时候,他坐在电脑前打着Rank,田野在一旁的椅子上撑着下巴看他玩,看着看着靠在金赫奎的肩上睡着了。

就像那时候的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