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后知后觉


一个由脑洞而来的不好吃的糖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ooc重症患者

#论我的HE到底有多烂系列#




金赫奎是在六岁的时候成为田野的朋友的。



那天金赫奎跟着父母搬到了新家,他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走进了卧室,走到窗前的他发现了躲在对面那户人家的窗帘后偷偷张望的田野。



田野长的白白嫩嫩,有些婴儿肥的脸像一个包子,眼睛又大又亮,嘴唇像是偷偷涂了妈妈的口红一样鲜艳。



六岁的金赫奎显然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我的邻居到底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



不过这个难题很快就得到了答案,田野打开窗户,用一种像奶黄包一样软糯的声音做了自我介绍,还附赠一块从对面扔过来的巧克力。



金赫奎把巧克力剥开放进嘴里,看着田野朝自己挥了挥小手消失在窗帘后。



唔,好甜。





相识后两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小学时奇迹般地同班了六年,又上了同一所初中。



金赫奎学习很好,成绩一直是年级前十。田野爱玩,上了初中后迷上了电脑游戏,经常逃课去网吧打游戏。所幸田野聪明,虽然对学习不上心,成绩也一直挂在中游。



不过田野的爸爸对田野玩游戏深恶痛绝,尤其是发现田野逃课去网吧之后,每次都在田野回家之后揪住他一顿痛打。



金赫奎常常听见对面传来田野的阵阵哀嚎,然后过不了多久田野充满哀怨的脸就出现在对面窗户上,跟鬼片里索命的女鬼一样。



金赫奎总是一边幸灾乐祸地嘲笑他一边把田野缺的那些课的笔记递过去,收获一块田野给的巧克力,然后听田野不爽地bb班主任又把自己逃课的事告诉家长。



其实金赫奎不是很喜欢吃甜食,除了田野的巧克力。



上了高中之后金赫奎进了重点班,田野则被分在平行班。



两个人一起上学放学,背着一起买的同款书包。在路边的早餐摊一起吃早饭,金赫奎要一碗豆浆,田野要一碗皮蛋瘦肉粥。



田野总是喝半碗剩半碗,金赫奎一边骂他浪费粮食一边把他剩下的半碗粥解决掉。



田野上了高中之后谈了第一个女朋友,和他同班的女孩。交女朋友之后的田野逃课去网吧的次数迅速减少,金赫奎有时候抱着试卷经过田野他们班门口还能看到两个人在里面说说笑笑。



金赫奎有点莫名不开心。



这逼怎么还没被周围的单身狗打死。



田野给金赫奎的巧克力品种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田野的女朋友送给他的,结果最后大部分都进了金赫奎肚子。



但是金赫奎却觉得没有以前的那些巧克力好吃了,白巧克力甜的发腻,酒心巧克力味道哪里怪怪的,果仁巧克力硌牙。



一个多月以后的晚上,金赫奎正在刷作业,他听见窗外田野叫他的声音。



"我和她分手了。"田野把下巴搁在叠在窗框上的胳膊上,看着金赫奎说。



金赫奎感觉有些意外,但同时又有点没来由的高兴。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对她没那种感觉。"田野说这句话的时候直直盯着金赫奎,金赫奎以为田野看出他的暗喜,有点心虚地低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嘴上敷衍地应着声。



两个人诡异地沉默了一阵,田野从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



"要吃么?"



金赫奎点点头,巧克力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飞进他的手中。随后田野关上窗户,熄灭了房间的灯。



金赫奎咬着巧克力看着天空,今天天气很好,群星闪烁。



果然还是这种巧克力最好吃了。




似乎篮球赛是很多学生都特别喜欢的东西,男生可以装逼给喜欢的女生看,女生也可以给打球的男神送送水加加油什么的,其乐无穷。



那像金赫奎这种没有女朋友的人怎么办呢。



没关系,有田野嘛。



金赫奎篮球打的很好,这是很多同学都没想到的。毕竟长着一张学霸脸的金赫奎怎么看都不是会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人。



结果比赛的时候田野成了反金赫奎后援会的会长,在场外全程毒奶,说进就不进,拿到球就被抢。



于是中场休息的时候田野被一脸慈祥的金赫奎以"你再说话以后数学作业就自己写。"的威胁吓的闭了嘴。



下半场的金赫奎果然发挥神勇,实力carry。



就在比赛快结束的时候,金赫奎在和对方拼抢的时候被对面撞倒,脚崴了。




接下来的一周,田野每天扶着身残志坚的金赫奎一瘸一拐的上学放学。



赵志铭说:"看见你俩走远的身影,我都快落泪了。"



田野:"怎么,是不是特别感人肺腑。"




赵志铭:"是啊,你看人家金赫奎为了能扶住你,都快把腰弯到地上了,太艰辛了。"



在教室里看书的金赫奎听见楼道里传来一阵哀嚎,感觉有点耳熟。



脚伤痊愈后的金赫奎为了感谢田野这段时间的照顾,请了他去撸串,两个人要了几瓶啤酒,没想到田野酒量烂的不忍直视,喝了一瓶之后就瘫在桌上。



金赫奎拽着东倒西歪的田野往回走,路上金赫奎满脑子都是等田野清醒了一定要告诉他他改减肥了。



喝多了的田野更能bb,絮絮叨叨地说着一大堆听不懂的话,说着说着还唱起歌来,金赫奎开始在脑子里盘算杀人毁尸的可能性。



然而这时田野却突然安静下来,直勾勾地盯着金赫奎,好像根本没有喝醉的样子。



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和她分手吗,因为我发现其实我喜欢的人是..."



夏夜的风都是燥热的,就像金赫奎听见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的时候心里的感觉。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的人是金赫奎啊。"



虽然田野显然是在喝断片的情况下吐露了真言,他也完全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但金赫奎却纠结了起来,他觉得有些事像解不开的数学题一样乱糟糟的,没想通之前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田野相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接下来的两天金赫奎都没有等田野一块走,装作不巧没碰到的样子躲着他。



田野一头雾水,不知道金赫奎为什么突然开始疏远他。晚上金赫奎就听见外面田野像复读机一样叫自己的名字,过了一会儿还有棍子戳自己窗子的声音。



金赫奎金赫奎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啊吵死啦!



金赫奎终于忍不住一把拉开窗帘,愤怒地喊道:"你到底要干嘛!"话一出口他才想起是自己不搭理对方,还这么理直气壮,似乎有点过分。



田野看见金赫奎这么生气,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个...赫奎啊"田野小心翼翼地说,"我那天喝多了之后...是不是..."金赫奎一口气提到了嗓子,脑中开始高速运转该怎么应答。



"我是不是吐你身上了?"



金赫奎好像听见自己脑袋里传来电脑系统卡住时的"咚"一声。



这货居然忘了???




两个人的关系又恢复正常,只不过金赫奎总是心怀鬼胎。他问平时和自己玩的不错的童扬:一个跟你关系很好的人突然说喜欢你该怎么办?



童扬眯着眼睛,带着谜之微笑打量着金赫奎,随后一脸了然的表情。



金赫奎被他盯的心里毛毛的,正准备转身走掉的时候童扬淡淡地开了口。



"那你对他是什么感觉呢?"




对田野的感觉?



金赫奎想了很久。



他好像 是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



金赫奎第一次失眠了,他在深夜里翻来覆去地想自己和田野的一切从两个人初识时的那一块巧克力,到田野说和女朋友分手时自己的如释重负,最后是听到田野说喜欢自己的慌乱,好像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那是春天穿着的两件一样的衬衫,是夏天分享的同一瓶冰汽水,是秋天踩过地上落叶的声响,是冬天一起在小摊子旁买冒着热气的烤红薯,是每一个春夏秋冬。



那是无数次帮他写的数学作业,是他不间断的啰嗦,是他敲自己窗户时的轻微响动,是他站在对面窗台上朝自己笑的样子,是每一天。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的人是金赫奎啊。"



"真巧,我喜欢的人叫田野。"



第二天一早,田野睡眼惺忪地把窗帘拉开,感觉哪里不太对。



对面的窗子上用记号笔写着大大的「我喜欢你」



"金赫奎这个傻逼"田野笑出来"字全是反的啊。"



金赫奎是在十七岁那年成为田野的朋友的,男朋友。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