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发糖十题

DeftXMeiko

题目是网上找的 三十题硬被我缩成十题😂

ooc有 bug有 微厂荡有

傻白甜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久等啦。"田野将大杯的可乐递给金赫奎,自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吸管?"金赫奎伸出手,他的头上戴着刚刚在动物园的羊驼商店买的毛线帽子,帽子上的眯缝眼羊驼简直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田野伸手去掏兜里的两根吸管,却在摸到它们的瞬间改变了主意。


"哎...好像掉了一根..."田野装作无奈的样子从兜里拿出一根吸管递给金赫奎。对方笑了笑,捧着杯子喝了两口。


将可乐递给田野的时候,金赫奎凑到他的耳边轻轻说:"下次拿一根吸管就可以了。"


田野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流掠过耳朵,冰凉的耳尖有了一丝暖意。


"...嗯?"田野愣了两秒,突然反应过来,脸红到耳根,低头猛吸可乐来掩饰
被戳破的窘状。


我的小辅助真是太可爱了。金赫奎眯起眼睛,看着呼出的白雾消散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中。




2.睡着的猫和他



田野很喜欢猫,于是当软软第一次把Nalu带来基地的时候,田野的猫奴本性终于暴露了出来。


"啊啊啊噢噢噢喔喔喔好可爱啊^q^。"田野在Rank排队的空档里不停发出奇怪的声音,给Nalu顺毛挠下巴,一脸痴汉。


旁边被冷落一晚上的金总有些不爽,田野不仅没找自己双排,甚至根本没怎么搭理自己。于是金赫奎在Rank里大开杀戒,见神杀神见鬼杀鬼见Faker杀Faker(然后被反杀),战绩一片飘红。


Nalu这么受宠,加上田野和童扬的"苦苦哀求",软软最终同意了留Nalu在基地过夜。


Nalu和谁睡,这是一个问题。


最后通过solo石头剪刀布,田野成功抱得Nalu归。


明凯在旁边悄悄松了一口气。


"赫奎啊我要去睡觉了,你还要继续打吗?"田野抱着猫,问正在看黑白屏幕的金赫奎。


金总一脸高冷,用"哼"表示了确定,田野打着哈欠走出了训练室。


在N连跪后金赫奎终于carry了一盘,感觉到一丝困倦,他关了电脑回到房间。


开门之后金赫奎听见了田野魔性的呼噜声,他打开一盏床头灯,看见蜷成一团的小奶猫被田野环在怀里,在橙黄色的灯光下突然给了金赫奎一种家的感觉。


搂住自家的小辅助,关掉灯。


晚安,可爱鬼们。





3.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电子竞技没有洗头。


田野经常一本正经地用这句名言来反对金赫奎让他洗头发的要求。


不是田野不爱干净,他只是觉得,反正又不出门,头发也没必要经常洗,大概能看就行了。


多么典型的宅男心理。


然而金赫奎却完全相反,他的头发看上去永远都是蓬松干净的。和田野坐在一块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


当田野又一次顶着油头试图逃避金赫奎的检查上床睡觉时,还是被金赫奎提溜到了浴室。


"不洗头不许睡觉。"金赫奎一脸深恶痛绝,把水温调好,将花洒塞进田野手里。


过了五分钟田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金赫奎拿着吹风机,示意田野过来,田野乖乖地坐到椅子上,让金赫奎给他吹头发。


金赫奎的手指很软,轻微的拨弄加上吹风机吹出的热风让田野很是享受,刚好金赫奎开始给田野吹干刘海,田野就顺势闭上了眼睛,任由金赫奎摆弄。


刘海有点长了,金赫奎拨弄着田野已经遮住一半眼睛的刘海想,他的目光落在床上放着的粉丝送的羊驼公仔脖子上扎着的丝带上。


他悄悄抽掉丝带,把田野的刘海握在手中,把他的刘海扎成了一个小小的辫子。


"you变态变态!"田野用手摸索着丝带想把它扯下来,却被金赫奎抓住了手。


然后一个吻落在田野额头。


不带有目的性的,真挚的,温柔的。


电子竞技不需要洗头,可是虐狗需要。





4.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隔壁的Snake开始夜跑的消息传到EDG的时候,三少感受到了危机感。


三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干咳一声,把矛头指向正在吃饼干的明凯:"日月岂几你看看你那胳膊,还吃?!"


明凯手一抖,惩戒慢了一秒,小龙被对面抢到。


明凯悲愤地看了三少一眼,又瞟了一眼自己日益与AJ接近的胳膊,选择去刷一波F4泄愤。


"好!"三少大手一挥,"明天开始我们也去夜跑!"


"不!!!!"


不管队员们如何反对,第二天晚上,所有人还是都换上了运动服集合在了基地门口。


三少拍拍手,让大家排成两列。喊了一声"出发!"目送队员们跑远,自己回了基地。


明凯:"......"


金赫奎和田野并排,身旁的小孩好像不怎么擅长跑步的样子,跑出一段距离就已经气喘吁吁,因为口渴不停地舔着嘴唇。


正跑着金赫奎突然觉得脚下一松,发现鞋带开了。于是他跑出队列,想去路边系鞋带。田野一见赶紧跟着金赫奎,想趁机休息一下。


"啊〜好累啊。"田野靠在路灯杆上,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金赫奎快速系好鞋带站起来,拉起田野的手,"走啦。"随后俯身过去。


跑在队伍最后的赵志铭见金赫奎和田野半天还没跟上来,心想这两个家伙不会逃跑了吧,回头向路灯下张望。


"卧槽!!!"


赵志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EDG APP上出现了一条爱萝莉的动态:珍爱生命,远离夜跑。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EDG的队员都是素质玩家。


才怪。


训练室里整天充斥着"ban你妈""哔你老师""贼JB猛"等诸如此类的呼喊。


金赫奎刚来EDG的时候的中文水平很差,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觉得还挺有意思,蛮有气势的。


金赫奎不怎么说脏话,一句axiba差不多也就到了极限,但赵志铭和童扬却极其热爱教金赫奎说脏话,好为人师,孜孜不倦,桃李芬芳。小申也被两人拉下了水,"Deft中文补习班"正式开课。


"赫奎你记住了,「你智障」这个词意思是你很厉害,「我是你爹」意思是配合的很好。记住了吗,以后和田野交流的时候就可以这么说噢。"小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嗯..."虽然感觉哪里怪怪的,但金赫奎还是相信了小申的话。再一次和田野双排的时候,他温柔地对自家辅助说:"We will win,because 你智障。"


田野:"?"


赢下一局,金赫奎又转过头一脸诚恳:"Meiko,我是你爹。"


田野:"???"


几个座位之外的赵志铭和童扬憋着笑,抖个不停。


这群人好脏。




6.在原地等待



恋人之间很多细节都是微小但是充满了爱的。


这一点田野给金赫奎可以打一百分。


打Rank的时候田野面前总有一盒切好的水果;天冷的时候田野的被窝里总会事先放进一个热水袋;感冒的时候他杯子里的热水从来没有断过。


用其他人的话说简直是要宠上天了。


新赛季开始,又回到了每个周末进行比赛的常态。


"哎我忘了拿吃的!"刚走出基地的大门,田野突然想起忘了拿准备好的布丁,一溜烟跑了回去。


"走吧赫奎,我们先到车上去。"许元硕在前面招呼着。


"你们先过去吧,我在这里等田野。"金赫奎摆摆手示意让他们先走。


没两分钟田野又一阵风一样的冲了出来,看见金赫奎还站在原地等他,故意没有减速,扑了上去。


"走啦走啦〜"田野往金赫奎的外套兜里塞进一个布丁,拉起他的手带着他往停车场跑去。


驼妹日常虐狗1/1





7.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大年三十,田野在家里被两个亲戚的小孩纠缠了一晚上。


"田宇哥哥带我玩吧!我的盖伦很猛的!""田宇哥哥别听他瞎吹,他很菜哎!"


"哈哈哈"田野看着面前这两个小学生,一边用干笑来附和两人的争辩,一边心疼了一波低分段的玩家们。


晚些时候小孩子终于走了,田野吃着刚出锅的饺子陪爸妈看春晚。


快十二点的时候的时候外面开始响起放炮的声音,庆祝即将到来的新年。


田野的手机响了起来,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让他弯起了嘴角,走到阳台上接了起来。


"田野?"


"嗯。"


"你那边好吵。"


"外面在放炮啊。"田野把手机伸出窗外,试图让炮声传到金赫奎那边。


"啊---好吵!"金赫奎的声音就算是闹起来也是软绵绵的。


"嘻嘻"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了零点,窗外绽开一朵朵眩目的烟花的时候,田野听见金赫奎说:


"新年快乐,田野。"


"还有,我爱你。"





8.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对方



金赫奎送给田野的新年礼物是把自己打包送到了云南。


"好想见你啊。"田野在和金赫奎打电话的时候说。于是金赫奎就真的买了去云南的机票,准备第二天出发。


田野高兴之余有萌生出一股巨大的愧疚感,金赫奎难得回家一趟,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又让他和家人分开了,简直无情。


"没关系,我也想见你啊。"金赫奎是这样回答的。


不管怎么说,金赫奎后天下午就要到云南,田野理所应当要去机场接他。


当天下午田野站在机场大厅,向乘客走出来的地方不停地张望着,生怕自己一个不留意错过金赫奎。


等了二十多分钟田野连金赫奎的影子都没见着,他有点着急,给金赫奎打了个电话过去,就在耳边响起等待接听的声音时他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铃声。


田野转过身去,金赫奎握着手机笑着看向他。


金赫奎一手拎着一个巨大的旅行箱,一手搭着厚厚的外套,大概是下了飞机觉得热脱下的。褐色的头发到处乱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金赫奎一把搂住田野的肩膀,嗯,手感不太对?


"田野你又胖了?"


"才没有!"






9.“猜猜我是谁?”



田野的二十岁生日,跨入人生的第二个十年也算是一个重要的日子。生日派对办的很是隆重,吃吃喝喝玩了有人提议玩点什么。


赵志铭提了个游戏,把田野眼睛蒙起来,通过触摸对方的手来猜是谁。


没想到这么无聊的游戏大家竟然一致通过了,田野有些无奈地戴上了眼罩。


第一个人田野只摸了一下就猜了出来,手上戴了那么大个钻戒的只有明凯。


第二个人田野摸了半天也没敢确定,那人的手很修长也很瘦,最后田野有些底气不足地说:"...童...童队?",没想到运气不错竟然猜对了。


第三只胖手是胖爹,捏起来还挺舒服的。


第四个是奈斯的爪子。


等到第五个时田野轻轻握了一下就猜出来了,无数次的牵握使这种温暖的触感早已深入骨髓,成为像呼吸一样寻常的东西。


但对方却没有把手松开的意思,而是将一个东西套上了田野的无名指。


田野的心跳骤然加快了一下,他戴着眼罩看不见周围的事物,只能听见爆发出的欢呼声。


无名指有些凉凉的,是金属接触皮肤的触感。但田野的心里却滚烫的快要燃烧起来。


"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10.Yes,I do



"我愿意。"

评论(2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