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这并不是黄段子

DeftXMeiko

OOC

请勿上升真人

请默背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背景是羊驼跟着野萌萌一块去云南过年




•一•


云南鸽子王刚回到家就和以前的朋友聚到了一起,几个人约了在朋友家烧烤。

金赫奎本不想去,毕竟一个人都不认识,说话也听不懂,还不如在酒店里睡觉。但是经不住田野百般恳(撒)求(娇),最终还是同意了一同前往。

金赫奎的到来着实在一群人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在场的几个女孩子围着金赫奎叽叽喳喳,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几句奇怪韩语加上英语汉语连说带比划说得很是激动。

金赫奎也竟然能听懂一样,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时不时还附和几句。

田野和以前的哥们聊的火热,眼睛却时不时瞟向不远处高高瘦瘦的身影。看他和朋友们相处的很好,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朋友在阳台上支好了烤架,招呼大家落座。不大的阳台上就显得有些拥挤,加上和炭火的热气和啤酒的催化,气氛很快升温,调笑和打闹的声音越来越大。

身边的田野又露出了交际花的本性,各种酒桌游戏玩的不亦乐乎。金赫奎听着他魔性的笑声,不停地把烤好的肉片和蔬菜夹进田野的碗里,然后安静地看着他的侧脸。

卧槽。对面的几个妹子看着这一幕,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了革命战友般欣慰而热烈的笑容。

"来来Deft多吃点烤韭菜,这可是壮...族的特色。"

"对对啊还有这个烤牡蛎,很鲜的。"

"羊腰子吃过吗?没有?那就多来几串。"

"到我们云南不喝酒怎么行,诶对,来干一杯。"

金赫奎看着自己碗里越堆越高的食物和杯子里自动满上的啤酒,暗想这云南人真是太热情了,举头干一瓶,低头吃一碗。

等一群人玩的差不多了,田野面对的是一只面色潮红对着自己傻笑的羊驼。

"我的天你们给他喝了多少啊!"看着一地东倒西歪的啤酒瓶田野有些炸,这家伙真的不知道自己酒量差么,怎么喝了这么多!

等他把金赫奎塞进出租车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妹子一脸慈爱地拍拍田野的肩,深藏功与名。在她们的注视下,田野打了一个从头到脚的哆嗦。

拉扯着金赫奎进了酒店房间,田野还在摸索着插卡取电的地方,就被对方推到了墙上。

在被一个带着侵略性的吻夺去思考的能力之前,他听见金赫奎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呢喃。

"好热。"




•二•


"Gank到了野萌萌!本人真的好白好软^q^"下面配着一张田野和女孩子的合影,唇红齿白。

"还是那件膨胀的外套!电子竞技不需要洗头!"下面配着一张田野打游戏的背影,头发根根分明。

金赫奎躺在酒店的床上,刷着APP,看着田野被花式gank,不爽。

早上田野一脸歉意地对自己说要去帮同学打一个网吧的对抗赛,今天不能陪自己了。自家的小辅助去辅助别的AD比赛已经让金赫奎有些不开心,看着眼前这些合照,金赫奎的烦躁感越来越强。

这只是因为太关心田野了,并不是什么占有欲,哦,真的不是。

半个小时后金赫奎看着镜子里头发偏分,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口罩的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架上一副圆眼镜框,走出了房间。

感谢中国的出租车司机不要命的开车速度,金赫奎很快到了那家网吧。

"咦Deft你也在这啊〜"肩膀被拍了一下,感觉到声音有些熟悉,金赫奎转过了身。

助攻小分队几个人又带着一贯的蜜汁微笑,亲切地看着他。

"啊,是你们,帮我,进去。"金赫奎言简意赅,用自己匮乏的词汇量表达了当前的重要任务。

网吧的中心围着一大群人,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叫喊声,金赫奎想挤进人群中找田野,被妹子们拉到一个人少但是能看到田野的角落里。

打游戏的田野和平时很不一样,带着一股倔强的认真劲,赢的时候却笑的像个小孩子。

金赫奎就站在角落里看着田野结束了最后一局比赛,收拾好外设。队友和他说了些什么,他摇了摇头,其他人暧昧地哄了几句,推搡着往外走。

金赫奎悄悄跟在后面,等田野和其他人分开,他才快步走过去一把揽住田野的肩。

"野神我是你的粉丝,可以给我个签名吗?"

田野一脸懵逼,呆了两秒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智障😂,怎么弄成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够了的田野上下打量了一下金赫奎,"签名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金赫奎挑了挑眉,凑到了田野耳边,带着一股湿热的气息:"不如你晚上试一下?"



•三•



大年三十晚上,田野的爸妈邀请了金赫奎到家里吃饭。

饭桌上亲戚们问东问西,田野耐着心一一回应,直到一个亲戚问他:"小宇宇有女朋友了没?"

田野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金赫奎一眼,金赫奎显然是听懂了这个问题,将一抹带着深意的笑隐藏在酒杯里。

笑个p啊。田野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

"嘿嘿,还没有啊..."田野有些气短地回答道。"哎呦,那要抓紧了啊。"亲戚笑的像古装剧里的媒婆,就差一颗痣了。"上海的漂亮姑娘可是多啊。"

"嗯嗯,我一定抓紧,争取明年带回来一个。"田野一边说一边用得意的小眼神瞟了一眼金赫奎,却看到对方脸上扩大的笑意。

终于应付完了年夜饭,田野的父母硬是留了金赫奎住在家里,还拿出了几本田野的相册给他看。田野阻拦无果,生无可恋地看着妈妈给金赫奎讲解相册里的照片。

好在没过多久外面的亲戚就把田野妈妈叫出去打麻将了,田野在房间门关上的一瞬间抢过相册一把合上扔回柜子里。

"Why?"正看的兴起的金赫奎不满地抱怨。"丑死啦。"田野红着脸在床边坐下,用手拨拉床单上的褶皱。

"留给你的女朋友看?"金赫奎饶有兴致地凑过来问他,"上海女朋友漂亮?"

"哪有什么女朋友...我只有一只羊驼。"似乎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金赫奎眯起了眼睛,手指在田野白净的脖颈上流连,似乎还有向下探索的趋势。

"喂外面有人啊,你别...哎"金赫奎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不安分地扭动着的田野,手指压住他的嘴唇。

"那就别出声。"



•四•



被父母带着的到处乱跑的小孩,在夹娃娃机前驻足的情侣,痴迷于赌博机的中年人让新年假期中的电玩城拥挤的不成样子。金赫奎和田野端着一篮子的金币玩的不亦乐乎,换到了厚厚一沓兑礼品的条券。

"这排的公仔都可以换。"工作人员指着柜台后立着的架子对两个人说。

"要那个羊驼的公仔。"田野扫了一眼,看中了那个懒洋洋地趴在架子上的巨型羊驼。

田野抱着大只的羊驼和金赫奎走在路上,每一个经过的行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他们一眼,尤其是一些小女生,还和同伴兴奋地窃窃私语。

"你要羊驼干什么,我有好多只,可以送你。"回到田野家,看着田野把羊驼公仔放在床头,金赫奎终于忍不住问道。

"好看嘛,这么大一只可以当靠枕还可以陪睡。"田野笑的一脸狡黠。

"让它陪睡?"金赫奎把公仔抱过来,压在田野身上,用羊驼的蹄子蹭着田野薄薄的衬衫下摆"那你晚上可要小心了。"

"羊驼,可是最爱吃白菜的。"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