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Warriors12-14


DeftXMeiko

架空 能力AU

还有八十多天就高考辣 所有的高三狗都要加油啊OvO

09-11传送门:http://azureovo.lofter.com/post/1d6cf55a_a04c1bb



12 Vicky

田野在将近两天的昏睡后醒了过来,金赫奎和他同住一屋自然担了照顾他的重任。他在基地的厨房忙了半天,端回一碗米粥和两碟素菜。

田野虽看着满盘的朴素很是不满,但还是乖乖接过粥吃了起来,吃了两口才发现这粥虽然不起眼,却是加了笋片香菇和鲜虾的海鲜粥,食材都切的细碎混在粥中,很是精致。

"你还会煮粥?"田野狼吞虎咽地消灭了一碗粥,才抬起头问金赫奎。

"小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当然要会自己做饭了。"金赫奎随意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抱着双臂看田野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本就鲜艳的嘴唇显得更加水润。

田野放在床头柜上的手环响起了收到消息的提示音。田野点开语音,阿布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让他来一下分析室。

田野慢吞吞地坐在床上换衣服,金赫奎原本打算回自己房间,走到门口又改了主意折了回来,决定和田野一块去一趟。

"你...能不能先出去... "正准备脱掉睡裤的田野看着站在面前神游的金赫奎有点不好意思,"我要换裤子..."

金赫奎,站在门外,谜之脸红。

两个人到了分析室门口,发现阿布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那人看上去和金赫奎差不多大,身材纤细,容颜明丽,眼神中带着一丝和她温柔外表截然相反的英气,褐色的长卷发散开垂至肩膀。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分析师Vicky。"那女孩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最终盯住了金赫奎的眼睛向他伸出手,金赫奎也礼节性地伸出手握了一下。

"今天叫你来主要是再给你检测一下,看看变成提伯斯对你身体有没有影响。",虽然田野在苏醒后并未出现不良反应,但阿布始终不太放心。

Vicky给田野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测,完整的检查结果出来还要等两天,阿布暂停了田野的训练计划,连带着也给金赫奎放了假。离开分析室回房间的路上田野高兴得不行,约着金赫奎出去玩,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金赫奎假装不耐烦的样子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停止聒噪。

走在两人后面的Vicky看着两人的动作,无声地捏紧了手中的资料。

"金赫奎..."


13 乐芙兰


第二天金赫奎和田野向俱乐部请了一天假,一块去了首都最繁华的地段。田野来EDG也有一段日子了,但每天的训练把他的时间排的满满当当,他也只在基地周边转过几次。

田野在熙熙攘攘的小吃街吃的不亦乐乎,金赫奎看着自己钱包里的钱一张张消失,努力控制着自己造出一把机枪把田野打成筛子的念头。"我忘带钱包了嘛..."田野笑的一脸灿烂,毫无愧色。

"这家甜品看起来很好吃啊!"田野手里捧着大杯奶茶,一边咽下最后一块炸鸡,一边拉着金赫奎走进店里,挑了个窗边的位置坐下。

"抹茶大理石芝士蛋糕、酸奶冻芝士蛋糕...还有这个"田野翻着菜单,几乎想把所有甜品都点一遍,报了一大串名字后,田野把菜单推到金赫奎面前:"你不吃点什么吗?"金赫奎这才知道刚才点的那些都只是他一个人要吃的,白眼直破天际。

等所有的甜品上齐,小桌子上已经被各种盘子挤的满满当当。田野捏着勺子,每一个蛋糕挖一块,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嘬着勺子上残留的糖霜。

"真是个小孩子..."金赫奎托着下巴,小口地喝着咖啡。

虽然田野坑了他不少钱,但是和田野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让人很自在,就像早春里融融的阳光。自己也是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难得有这样悠闲的时候。

金赫奎望着窗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个店里,似乎太过于安静了。

刚刚被田野拉进来的时候,店里还有不少的客人,但现在整个店里居然只剩了自己和田野两个人,甚至连店员都不见了踪影,安静的可怕。

"喂...田野"金赫奎放下咖啡,伸手去抓田野的胳膊,另一只手中已经有枪渐渐成型。田野有些迷茫地从蛋糕间抬起头,举着勺子问金赫奎干嘛,被金赫奎一把拽了起来。

"快走!"

"哎哎哎!我还没吃完啊!怎么了!"田野被金赫奎拉着一路踉跄地往门口跑,最终撞在了在门口突然停下的金赫奎的背上。

"你到底要干嘛!"田野揉着下巴,有些生气地朝金赫奎吼道。

"糟糕了..."金赫奎垂着眼,甜品店玻璃门门的门把上覆着一个花纹繁复的印记,门根本无法打开,整个甜品店被人用魔法锁住,成了一个紧闭的牢笼。

金赫奎抬起手打算试着用枪打破玻璃门,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带着讥诮的女声:"耐心点召唤师,你那金属的玩具可是没有用的。"田野吓了一跳,转头看向背后,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因为灯光昏暗,他只能看见一个绰约的身影,并不能看清那人的长相。

过了几秒那女人向两人走来,她走的很慢,高跟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一种让人略微有些不舒服的声音。

当她走到光亮处时,田野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那是一副可以称得上妖艳的面容,带着极强的吸引力和诱惑力,但她的眼神却让人感觉坠入冰窖一般寒冷,即使笑着也让人不寒而栗。

金赫奎有些僵硬地转过身,在看清是谁后脸色瞬间变的苍白。看到金赫奎的反应那女人似乎很满意,用开玩笑一般的语气缓缓吐出一句话,却让金赫奎猛地颤抖了一下。

"你们,谁都别想逃。"


14 诡术

金赫奎第一次见到乐芙兰还是在刚刚加入EDG之时,他和许元硕第一次出任务,去截杀一队诺克萨斯派来艾欧尼亚的武装。在政府给出的调查报告中,这一队武装力量的危险性并不算高,只有两个能力平平的召唤师,因此被评为A-级任务。但没想到诺克萨斯排名前五的召唤师乐芙兰也隐匿在队伍中,没有被调查人员发现。

金赫奎和许元硕被重伤,许元硕更是因为帮金赫奎挡下一击差点丢掉性命。最后战队的人发现了金赫奎用手环发出的求救信号,在一片废墟中救出了奄奄一息的两人。

金赫奎永远都忘不了乐芙兰被人称为诡术的能力,在人还未分辨出她的真身与幻影时,就已经被她宣判了死亡。她将每一次杀戮当作一场华丽的幻术,用对手的鲜血当作演出结束时落下的猩红帷幕。

金赫奎和田野出来前都将手环留在了基地,Vicky说要察看一下在上次战斗中两人的各项体征,现在两人毫无求救的办法。

金赫奎不动声色地将田野拉到了身后,绷紧了神经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对面的乐芙兰瞬间凭空消失,一股温热的吐息洒在田野的后颈上。

"!"同时感受到身后异常的金赫奎猛地转过身来,几乎是转身的同时将手枪抵上了对方额头上,扣下了扳机。

子弹伴随着巨响射出枪管,却毫无阻拦地沿直线飞出,打在了田野身后的墙上。乐芙兰的身影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如果没有那真实的触感,仿佛刚刚出现在田野身后的人只是两人的幻觉。

"反应比以前快多了嘛。"乐芙兰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金赫奎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可还是太慢了啊。"

金赫奎向后退开一步,鱼骨头在他的肩上出现,三发火箭炮几乎瞬发,剧烈的爆炸让田野差点摔倒。

叮。是咖啡杯放在瓷盘上的声音。眼前虽然弥漫着带着火药味的浓烟,但金赫奎还是看到了那个在最远的位置上悠闲地拿着咖啡杯把玩的毫发无伤的乐芙兰。

"只不过是镜花水月。"她缓缓站起来,"现在轮到我了。"


15 援兵


"咳咳咳..."金赫奎捂着腹部的伤口跪在地上,鲜血从指缝间流出。虽然伤口正在极为缓慢地愈合,但身上不断多出的伤口却还是使他疼的难以忍受。

任何武器都对乐芙兰丝毫没有作用,,每一个被金赫奎当作靶子的目标都只是一个由她创造出的幻像。

身边的田野也有些脱力地靠在墙边,手中燃着一丝快要熄灭的火苗,甜品店里已经被他们的几番缠斗变的惨不忍睹,除了各种枪械将店铺里的桌椅打成的碎片外,地上和墙上也布满了一片片烧焦的痕迹。

"你们似乎很累的样子...那就休息一下吧。"乐芙兰在一个幸存的木椅上,用手拨弄着头发。"知道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人走进店里来么?"她似乎是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的样子,"因为我啊,在它的外面建立了一层幻像将它包裹起来了,现在外面的人看到的这里只是一个在施工的店面而已。"她又露出了让金赫奎既厌恶又恐惧的笑容。

"是时候结束这场表演了。"

田野带着一丝绝望看了一眼金赫奎,随即握紧拳头,打算再做一次最后的进攻。金赫奎也摇晃着站起来,眼神中也带上了些背水一战的意味。

"啁-----------"突然一声尖锐高亢的鹰唳从外面传来,三个人都有些讶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嗵!"一声巨响在三人头顶上方炸裂般响起。伴随着屋顶的建筑材料轰然坍塌,一只巨鹰俯冲了下来,落在田野和金赫奎的身边,用它坚实的双翼覆在两人身上,挡住了掉下来的碎片。

等瓦砾纷纷落尽,巨鹰才展开它的羽翼放开两人,又发出一声嘹亮的啸叫,一下一下地扇着翅膀,形成一股股强烈的气流,金色的鹰眸紧盯着不远处躲避坠落物的乐芙兰。

金赫奎有些扶着一旁的墙面站起来,仍然带着些戒备问道:"你是谁?"


是的Vicky就是野萌萌的情敌「挥手」大概后面会有虐...?

以及有人猜到来救他们的是谁了吗 应该挺明显的吧zzz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