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Loving Strangers

DeftXMeiko

架空 罗马的房子梗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请勿上升真人及转出Lofter✨

BGM:Upset-Russian Red





0:00 am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不知疲倦地扭动着身体,暧昧的灯光滑过他们的脸庞使得气氛更加火热。

田野在一边的吧台边要了第三瓶Peroni。他已经有些醉了,有些费劲地撑着吧台。期间有几个衣着光鲜的女孩和他搭讪想和他一起跳舞,都被田野冷淡的回应拒绝了。

今天是田野在罗马的最后一天,再过十几个小时他将坐上飞机回家,回到他的生活中。

田野和交往三年的女友在一个月前分手。女友一直想去意大利,两人也做过数次一起去意大利的计划,最终却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而现在田野终于来到了这片土地,像他们曾经计划的那样在罗马的街头为了找到一家负有盛名的Gelato寻觅半日,在翡冷翠的圣母百花大教堂精致的穹顶下驻足流连,在威尼斯的叹息桥下看着那些情侣们忘情拥吻。

一切都是那样完美,除了和自己做了约定的人已经不在。田野又喝了一口酒,希望酒精能帮助自己逃避这些无论怎样都无法忘记的回忆。

"那边那位先生给您点了一杯Angelo Azzuro。"调酒师将一杯湛蓝色的鸡尾酒放在田野面前的吧台上。田野顺着他的手看向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男人,一副东方面孔,高高瘦瘦,褐色的头发和田野前女友的发色一模一样。田野呆呆地盯着那人的脸,他似乎也喝了不少,白净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

那人向田野扬了扬手中的酒杯致意,眯起眼睛笑了一下。

田野端起酒杯,有些脚步不稳地朝那个男人走过去。他觉得自己醉了,又好像异常清醒。像是被海妖Sairen迷惑的水手,被歌声带走了心神,固执地走向迷雾后的幻境。


1:00 am

田野已经完全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只是在走出酒吧的大门时已经身无分文。他和那个男人一起走过几条街,嘴里嘟囔着一些毫无意义的词句。

他几乎是靠在那人的身上,一路走的歪歪扭扭。等到对方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他才努力地辨认出自己站在一家旅馆前。

"我住的地方。"田野听见他对自己说,"我就住在那一间,在那儿。"他用手指着三楼的一个阳台,田野顺着那个方向向上望去,黑暗中依稀可以看见阳台的扶手上放着几盆绿萝,长长的藤垂在外面。

"我的旅馆在那边。"田野指着左边的路,带着一股酒气。"那么再见啦。"田野摆了摆手。

那人却抓住了他的手,"上来,我们还没说完呢。"他虽然瘦,力气却出乎意料的大。两个人的胳膊完全伸直,最终田野被对方拉了回去。

"好吧,你赢了。"田野笑了起来,喝醉了的他笑的样子看起来傻傻的。

两个人就这样手拉着手上了楼,那人打开房间门,打开了床头灯,温暖的暖黄色灯光照亮了房间的一角。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断臂维纳斯雕像。

还真是浪漫的可以。田野想。

"喝什么?"那人站在冰箱前问田野,田野莫名感觉到一股燥热,似乎需要一些冰的东西来降温,便回了一句啤酒。

两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田野喝着冰啤酒,心想真是太神奇了,自己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就跟着他来了这里。

"你叫什么啊?"田野终于决定发问,那人微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김혁규。"田野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是韩国人?"对方笑着确认,又将自己的中文名告诉了田野。

"金赫奎。"田野自言自语般念了一遍,金赫奎却转向田野,看着他的脸。

"你呢?"金赫奎突然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在田野耳边轻声发问,嘴唇几乎碰到田野的脸颊。

而田野的回答被金赫奎的吻堵在了嘴里。他吻的很轻,几乎像是在他嘴唇上点了几下,田野却觉得双膝发软,手里的酒瓶差点滑落。

金赫奎在田野推开他前结束了这个吻,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田野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漆黑地如同望不见底的深渊。

"我不是同性恋。"田野的燥热感越发强烈,他想离开这里,却迟迟迈不开脚步。最后他把啤酒塞进金赫奎手里,转身回到了房间里,几乎是逃跑一样地冲向门口。

在田野走过床边的时候一股推力将田野整个人都推倒在了床上,他一阵眩晕,随即金赫奎整个人也压了上来。一只手将田野想要推开他的双手按在头顶,另一只手直接伸进了田野的短袖。和刚才的吻不同,金赫奎如同一头饥饿的野兽,几乎如啃噬一般咬着田野的嘴唇,他的舌头滑过田野的上颚,引得田野发出一阵轻哼。

金赫奎摘掉了田野的眼镜,田野眼前一片模糊,但触感却被无限放大。

完了。田野心想,他不仅毫无抵抗之力,更出乎自己意料的是他开始不听大脑指挥地迎合金赫奎,甚至在金赫奎的撩拨下自己已经有了反应。

金赫奎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加重了亲吻的力度的同时手也向田野的腿间滑去。因为罗马的炎热田野只穿了一条很薄的裤子,隔着裤子田野感受到金赫奎手心的热度烫的吓人。

就这样吧。田野心想,挣脱了金赫奎禁锢的双手环上对方的脖子,仿佛抱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喘息声在整个房间蔓延。

4:00 am

田野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凌晨四点,他发现自己被金赫奎从背后环着,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金赫奎似乎是睡的很熟,田野拿开他的手坐起来时甚至都没有弄醒他。就着床头灯微弱的光田野看到被扔在床下散落一地的衣服,田野找到自己的衣服,胡乱穿上身,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他关上房间门前又看了一眼金赫奎熟睡的脸。灯光在他脸上打下好看的阴影,油画般的精致。

田野顺着旅馆门口向左的那条路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夜晚的风终于带上些凉意,吹的田野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和金赫奎发生的一切。自己并不是同性恋,和前女友交往了三年也一直深爱着她,甚至现在也一样。而金赫奎只用了一个吻就让自己陷了进去,轻而易举地掉进了他布好的陷阱里。

6:00 am

金赫奎被一阵奇怪地声音吵醒,他本不想起来,奈何那个声音一直响着,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只好爬起来寻找声源。

坐起来的时候金赫奎才发觉自己身边已经空了,他有些沉闷地揉了揉蓬松的头发,爬到床边在地上的一堆衣服里找到了一部陌生的手机,屏幕上有几个未接来电的提示。

金赫奎拿着手机,等着下一次的来电,房门却被敲响了。

"是我。"门外的田野声音低低的,"我好像把手机忘在了这里。"

金赫奎掀开被子下了床,随便抓了件短袖套在身上,给田野开了门。

田野两个小时前回到旅馆,却发现手机不见了,想了想似乎是脱裤子的时候从兜里滑了出来,自己穿衣服的时候走的急,大约忘了装。他给手机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估计是金赫奎还没醒。最后他决定自己上门去拿,于是两个小时后自己又站在了这里。

金赫奎开门后田野看着只穿了一件短袖在身上的金赫奎有些脸红。金赫奎指了指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田野赶忙走过去拿起放进兜里。

他转过身,看见不远处的金赫奎靠在桌边,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大约是昨天晚上房间昏暗,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卡拉瓦乔的<酒神巴克斯>"金赫奎见田野的目光在油画上流连,开口介绍道。"画上的这个模特,有人认为是卡拉瓦乔的情人。"金赫奎朝田野走了过来,田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金赫奎站在田野面前,亲吻着他的额头,随后一点点向下,眼睛,鼻梁,嘴唇,直到脖颈。

画中男孩的眼神慵懒又迷离,仿佛一种无声的邀请,引领人们走向堕落和无尽的享乐。

田野觉得自己着了魔,他享受着金赫奎带给他的快感,还尽力索取着更多。金赫奎离开他,走到床边看着田野。

田野就在这一秒下定了决心,他走过去,边走边脱,直到不着寸缕地站在金赫奎面前。两人一同倒在床上,金赫奎将田野的刘海拨开,温柔地吻着田野的眼睛。

无休无止。

8:00 am

田野几乎一晚上没有合眼,但他却不想睡。他站在阳台上,外面的阳光正好,照在阳台的绿萝上,让绿色的叶子显得有些发亮。

金赫奎在收拾行李,他和田野一样准备在今天离开罗马回韩国,十二点的航班。金赫奎和自己的前男友高中相识,交往了许多年。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中国,在中国的第二年男友提出了分手。

两个人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欧洲是两人交往第五年时一起去的地方,金赫奎原以为两个人可以一起走遍每个大洲,没想到最终潦草地结束了关系。

田野听着金赫奎讲着他的故事,无端的有点沮丧,自己似乎把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看的太过正经了,也许人家只是想找一个人发泄对过去的怀念和欲望,而自己恰好是那个人而已。

再过几个小时,他和自己都会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会见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This is almost a cry for you almost a bet(我几乎都要哭泣 而这对你仅仅是一场赌注)
Occasionally,I am very upset(有时,我会难过)
Occasionally,you are playing this game(有时 你似乎只当是场游戏)

门铃响了,金赫奎走过去打开门,旅馆的服务生推着小车,上面放着金赫奎点的早餐。服务生将早餐放在阳台的小圆桌上,恭敬地离开了。

田野站起来,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被抽离,不安和烦躁又一次袭来,他听见自己发出沙哑的声音:"那...我走了。"却被金赫奎拉住了手,牵着他到了阳台上。

"坐,我点了你的。"金赫奎说着帮田野拉开一边的椅子,随后自己坐到了对面。

金赫奎给田野递过一片吐司,咖啡的温度也刚刚好。

两个人安静地吃着,只有轻微地餐具碰撞的声音。金赫奎忽然开口:"今天是夏天的第一天。"他声音很低,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10:00 am

金赫奎终于收拾好了行李,一个巨大的旅行箱,以及一个手提包。

田野和金赫奎一起离开了这间房子,关门的时候田野往里看了一眼,起风了,阳台上的绿萝被吹的轻轻晃动。他们的早餐依然摆在那里,像是还在等着人来享用一样。

下楼的时候金赫奎牵住了田野的手,田野没拒绝。两个人没有坐电梯,而是拖着箱子从楼梯走了下去。期间旅行箱和楼梯发出几次磕碰,两人都没在意。

走出旅馆,金赫奎转过来对着田野,低下头和田野脸颊贴在一起,在他耳边说了一声再见。

金赫奎向右边的路走去,田野走向左边。两个人的手依然拉在一起,直到两人的胳膊完全伸直,距离越来越远,对方的触感终于消失在了指尖。

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

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

田野走出几步,他很想知道金赫奎会不会回头看一看他。

I’ve got a hole in my pocket
(我的口袋里有个洞)
where all the money has gone
(所有的钱都不见了)

金赫奎听见旅行箱在砖石路上摩擦的声响,和田野远去的脚步声,他很想回头再看一眼。

I’ve got a whole lot of work to do with your heart
(想对你的心说说话 告诉它我对你全部的爱意)
cause it’s so busy, mine’s not
(不过它太忙了 我却很悠闲)

田野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还要在罗马待几个小时,才能登上回家的航班。他想留下来,又觉得受够了这个糟糕的地方。金赫奎好像把他从失恋的泥沼中拉扯出来,却又将他推下了悬崖。

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
It’s just the start of the winter
(这一切开始在冬季)
and I’m all alone
(孤独围绕着我)

金赫奎觉得自己已经走出很远了,却还没有走到那个拐角。他想起十个小时前田野在酒吧里朝自己走过来的样子,就像个偷喝酒喝醉的小孩子一样。

他抓紧了旅行箱的拉杆,停了下来。

but I’ve got my eye right on you
(我的眼睛一直深深注视着你)
give me a coin and I'll take you to the moon
(给我一枚硬币吧 我会带你飞到月亮上去)
give me a beer and I’ll kiss you so foolishly
(给我一杯啤酒吧 我会傻傻的吻你)
like you do when you lie, when you’re not in my thoughts
(就像你说谎时 你没有思我所思 想我所想)
like you do when you lie and I know it’s not my imagination
(就像你说谎时我知道这并不是我的幻想)

"田野!"田野忽然听到身后金赫奎叫自己名字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第二声呼喊响起。

他转过身看到金赫奎扔下箱子和提包向自己跑过来,他才发现原来两个人根本没有走出多远。

撞进金赫奎怀抱中的时候田野终于笑了起来。

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

Loving strangers, loving strangers
(爱中的陌生人,爱中的陌生人)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