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Warriors 15-17

DeftXMeiko

架空 能力AU

小学生文笔

请勿上升真人及转出Lofter

情敌上线zz

12-14传送门:
http://azureovo.lofter.com/post/1d6cf55a_a3ce5fb



15 德玛西亚之翼

金赫奎有些扶着一旁的墙面站起来,仍然带着些戒备问道:"你是谁?"

一旁的巨鹰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叫,周身射出几道眩目的光芒。金赫奎不由得闭紧了眼睛,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已是一位身着重铠,身材高挑的女孩,一脸和年龄不符的严肃冷峻,她的身边盘旋着刚刚那只鹰,只不过体型要小了许多。

"奎因。"她直截了当地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隶属德玛西亚直遣部队。"她的声音带着一股冷冽,却没有让人感到不舒服。

"瞧瞧这是谁,"乐芙兰的嘲讽又一次响起,"你马上就会和你那愚蠢的哥哥一个下场了。""你...!"听到对面的女人的话,奎因瞬间暴怒,举着特制的弩几步跃向乐芙兰,那只鹰也如一支箭一般跟随主人扑飞出去。

"喂!小心啊!"金赫奎见她一人冲出去,紧张地注意着战局,毕竟乐芙兰的能力看上去实在要比奎因强得多。

乐芙兰幻化出一个分身,几番移动后便使人分辨不清。金赫奎和田野就是饱尝了这个能力的苦头,他们的攻击不是用在了虚假的分身上,就是被乐芙兰用分身所抵挡。

奎因看到分身出现,却丝毫没有慌乱,"华洛!"她高喊着身边那只鹰的名字,巨鹰随即发出一道光波,使原本昏暗的店面里明亮如白昼一般。

金赫奎吃惊地望着乐芙兰的幻影在这道光波的照耀下消失不见,奎因抓住机会冲向乐芙兰的真身,手中的弓弩瞬发,在这次攻击后她没有留在原地,而是敏捷地向后空翻拉开了和乐芙兰的距离,使乐芙兰抛出的一条幻影锁链落了空。

乐芙兰被奎因发出的箭击中,肩膀处隐约透露出一片血迹。

而田野和金赫奎在召唤师强大的恢复能力下逐渐补起了精力,火焰燃烧与金属组装的声音在奎因身后响起,已然是形成了对付乐芙兰的联盟。

"是我大意了"乐芙兰的声音依然冷酷,"只是就凭你们三个,恐怕也不是我的对手吧。"她的声音骤然发狠,似乎下一秒便要发起攻势。

金赫奎向田野使了个眼色,田野会意,将手中的火团不断丢向乐芙兰,都被对方轻巧地躲过了,等到四次攻击结束,田野中止了攻击,只是控制着那团火悬在手掌上方。

奎因再一次向前冲锋时金赫奎变出了一把手枪,手指扣在扳机上,静静地等待着。

奎因灵活地跳跃翻滚,加上乐芙兰的体力在与金赫奎田野战斗时消耗不少,竟使奎因暂时处于上风。乐芙兰见一时无法与奎因分出高下,便抽身向金赫奎冲来,强大的突进技能使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缩短,几乎下一秒两人就要撞在一起。

然而一旁田野的火球击中了乐芙兰,除了灼烧感,一种莫名的晕眩也随之而来,她停在了与金赫奎咫尺之遥的地方。

"结束了。"金赫奎冷冷地看着无法动弹地乐芙兰脸上终于出现了恐惧的表情,扣下了扳机。



16 无言

奎因谢绝了金赫奎和田野去基地休整的邀请,联络了同伴带走了重伤的乐芙兰。

战斗结束后店面外施加的幻像消失,两人在路人惊恐地目光中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基地,将两人放在基地门口后司机一脚油门,漂移着转过了弯。

"真是麻烦你了。"金赫奎卸下胳膊上的仪器线,对着在一旁记录体征的Vicky表达了歉意,本来是对方的休息日却因为突发情况将她叫来了基地。

Vicky笑了笑,将评估单递给金赫奎,"愧疚的话就请我吃饭吧,"随即补上一句:"开玩笑啦。"

金赫奎还没答话,阿布便出现在了门口,要金赫奎和他去一趟办公室。金赫奎出了门,又跑回来探出头对着等待检查的田野说一会儿再过来找他。

分析室里只剩田野和Vicky,因为不太熟的原因两人半天无话,终于田野想随便说点什么打破沉默的时候Vicky先他一步开了口。

"你和金赫奎..."她似乎是在斟酌着后面的话,"你们俩是在一起了吗?"

田野一时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后一下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没...啊...我们只是朋友!"

Vicky听到他的回答似乎有些放松的样子,田野怕她还误会着什么,又提高声调补上一句:"我喜欢女孩子的!"

金赫奎从阿布的办公室出来马上回到了分析室,见门还关着他也就没有进去,在走廊上靠着墙把玩着自己的手环。分析室里却隐隐约约传来田野说话的声音,听的并不真切。金赫奎一开始没有留意,直到他听见田野一声:"我喜欢...!"。

里面只有田野和Vicky吧?金赫奎猛地转过身,一手按在门把上,却迟迟没有拧下去。田野喜欢Vicky吗?Vicky是长得好看,性格似乎也很好,可是...

可是自己并不想让田野和她在一起。

Vicky看田野慌张的样子,话语里都带上了些笑意:"好啦好啦,我只是看你俩整天都呆在一起才问一句的,既然你们只是朋友,那我就可以追金赫奎了吧?"

田野吃惊地望着她,忽然有些不能解释的情绪。金赫奎是个很好的人,对新来EDG的自己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可如果Vicky真的和金赫奎在一起,自己就好像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他极力掩盖着心底发出的一个声音,但那个声音却越来越响,终于无法忽视。

不行,不可以。



17 Is it enough ?


两个人从分析室出来的时候正对上立在门口的金赫奎,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田野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感觉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很想一溜了之,但又不想留金赫奎和Vicky单独在一起,只好呆在原地。

最后还是金赫奎拉住了田野的胳膊,有些生硬地对Vicky说了再见,拉着田野走掉了。

回到套间田野准备进自己的房间,却被金赫奎按住了门。

"你和Vicky..."金赫奎感觉嗓子有点发干,他看了一眼田野紧张的表情,感觉不安起来。"没有没有!"田野以为金赫奎想问两人在房间刚谈了什么,自己总不能告诉他Vicky的误解吧。"其实她..."田野本想告诉金赫奎Vicky对他的心思,却在即将说出口的时候顿住了。

不行。

不能让他知道。

"其实她...?"金赫奎跟着田野的话问下去,看着田野的眼神闪烁,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么黯淡。

田野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把推开门,"没什么没什么!"在金赫奎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摔上了门。

门外的金赫奎愣愣地盯着紧闭的门,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他才转过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任由自己房间的门依着惯性缓缓闭上。

田野蹲在门口,将脸埋在手臂间,听见门外传来的房间上锁的声音,突然觉得这一声响同时锁上了别的东西。

都是因为自己对金赫奎的独占欲。

一个懦弱的自私鬼。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