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五个段子

本来是网上看到的色气三十题……挑了五个发现写的一点都不色气……就当段子看看好了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1.后颈的痣

田野有很多的痣。

嘴唇下,鼻尖上,耳朵后的阴影里。

散落在田野白的发亮的皮肤上,像淡墨滴落在宣纸上的痕迹。

金赫奎有时在游戏排队间隙侧过头看身旁辅助打Rank,视线总是从电脑屏幕上就不知不觉地飘向田野后颈露出的一片皮肤。

在头发末端的遮掩下的那颗痣,金赫奎总会盯着它出神,直到田野发现他的目光,向他投来一个带笑的眼神。

想摸摸他的脖子,将那颗痣覆在掌心里。金赫奎盯着田野的侧脸想。



2.微含着樱桃/草莓的嘴唇

"喂!喂我ci一个!"田野凑过来,盯着金赫奎桌子另一端的一盒草莓,全然不顾自己还开着直播,屏幕上已经满满是腐姐姐刷过的弹幕。

"你自己没长手么?"金赫奎装作嫌弃的样子问田野。

"没长没长,嘻嘻。"田野还是一副厚脸皮的样子,张着嘴等着金赫奎投喂。

金赫奎无奈地看他一眼,从盒子里挑了个草莓,放进他的嘴里,缩回手的时候碰到了田野的嘴唇。

微热的温度,柔软的触感。

田野的嘴唇总是像涂了口红一样,几乎和含着的草莓一样的颜色。

田野咽下草莓,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两下,显然还想再吃的样子,不一会儿又凑过来要金赫奎给他喂。

"想吃就自己拿。"金赫奎一脸冷漠,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田野只好滑着椅子过去伸长胳膊去拿草莓,抓了一个最大的放在嘴里,得意地瞟了一眼金赫奎,却突然被金赫奎按住了脑袋,然后就是一个吻。

还带走了嘴里咬了一半的草莓。



3.脱衣服时掀起到一半

金赫奎觉得田野哪里都好,就是有些粗神经。

比如上次自己坐在训练室里玩手机,童扬在背对着门的位置直播,田野和小申几个人风风火火地走进来。

似乎是一会儿有什么活动,小申把一件搭在椅背上的短袖递给田野让他换上。田野甚至没看一眼童扬的屏幕,大大咧咧地就动手掀起身上的短袖准备在训练室里换起来。

金赫奎不会承认自己假装看着手机屏幕实际视线已经在田野流畅的侧腰线上流连几圈了。

小申吓了一跳,赶忙按住田野脱衣服的手,用眼神示意田野不远处童扬的摄像头,田野笑了几声拿着衣服走到了摄像头的死角。

金•色相头•赫奎全程OB,BGM大约是……crazy in love*?



4.夹起刘海的发夹

田野不怎么喜欢每次比赛上场前化妆,有时候睫毛上会沾上粉,弄的眼睛不舒服。但田野最讨厌的还是每次夹起刘海的发夹,化妆师总是万分抱歉地说只有女孩戴的样式,凑活一下之类的话。

田野闭著眼睛,任凭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抹,突然感觉另一双手摸过自己的刘海,好像还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金赫奎?"田野听出了他的声音,想去抓他的手,却被躲过了,但金赫奎手下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从田野的发旋向发梢滑去,最后停在耳后,还用指尖刮了刮田野的耳垂。

这太过了。闭着眼睛触觉被无限放大,田野几乎要哼出声来。

化妆师表示哎哎哎这还有个(条)人(狗)呢你们注意点好么。



5.在耳边曼语的低音

金赫奎和田野搬到了一间寝室,住到了一起。

田野睡的比金赫奎晚,有时候金赫奎睡的迷迷糊糊时能感觉到自家辅助爬上自己的床,钻进被子里,然后在打雷一般的呼噜声中被挤一整晚。

电子竞技需要睡觉,金赫奎每次被田野的呼噜声吵醒时都发誓下次一定要把田野推走。

半夜田野又一次鬼鬼祟祟地往金赫奎床上凑,金赫奎一下清醒过来,嘟囔着把田野往外推。

田野也是困的不行了,凑到金赫奎耳边用完全不同于平时的柔软低沉的声线撒娇:"你干嘛……金赫奎?"声音像一股电流一样顺着金赫奎耳朵传导进身体,一阵酥麻。

田野,计划通。




crazy in love*:五十度灰配乐꒰ •ॢ ̫ -ॢ๑꒱✩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