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路口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有很多Bug 请不要在意「跪」

BGM是女神张悬的「路口」 文章里也有一些部分用了歌词 非常棒的一首歌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听一下

-----------------------------------------------



你总是在一些事情上反复纠结。

孩提时纠结于糖果的口味,上学时纠结于答案的对错,等到你成为韩国顶尖战队的AD,依然常常纠结于比赛中你的一个细微失误。

感情也是如此,高中时和你关系不错笑容可爱的隔壁班的女孩子塞给你一盒巧克力后红着脸跑开,你看到盒子里字迹清秀的表白信却不知所措,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拒绝了女孩,女孩瞬间红掉的眼眶让你把那句对不起硬生生吞了回去,从此你们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后来你有了大批女粉丝,比赛结束后常有粉丝找你合影,照片上的你几乎都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略显生硬的站姿和仿佛设定好的微笑。

你不怎么会爱人。

在三星时就因为年龄小的原因备受队友的照顾。人们都看到你输了比赛后落泪赛场,被imp拥在怀里安慰,看到羊驼日记里你状态萎靡,队友竭尽所能哄你开心。可只有真正了解你的人才知道你只是容易陷入纠结,需要比一般人更久的走出来的时间。

但事实上,你在一些重要的决定中往往表现的决绝。三星解体,你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三少的邀请,坐上了前往上海的飞机。

降落上海的那个晚上,你从舷窗向外张望,停机坪上闪烁着的各色灯光迎来送往,匆忙起降的航班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轨迹,此时你才惊觉已离家千里。

刚到EDG时你和Mouse搭档,却几乎把把崩盘。不是Mouse不强,只是少了那一点默契,你很着急。

没过多久他就站在了你面前,阿布从一个小战队把他挖了过来,就像在路边随手牵来了一个孩子。比你矮了半个头,戴着一副眼镜,很有灵气的样子。

你看出他的紧张和激动,主动伸出手。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用一种很清亮的声音告诉你他的名字。一旁的翻译告诉你他的名字在中文里的意思,你一时觉得无比契合。

田野,他给你的感觉就像躺在松软的土地上,甚至能闻到风里青草的香味。

两局排位后,你很确定田野就是你的下一任搭档,这是你少有的果断。阿布和你沟通后带着他离开了,脸上也是轻松的表情。

很快他就搬进了训练室,没过多久便以首发辅助的身份获得了赛场上的一席之地。熟络了之后你才发觉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乖巧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搞事的心。

他连十七岁都不到,理所应当地享受着被当作弟弟的特殊待遇,各处顺来的零食,生活上的关照,还有你身上任何可以枕靠的地方。

他特别喜欢与你亲近,虽然语言不通,小打小闹也有无限乐趣。网上开始有粉丝把你们凑成CP,你们俩似乎都不以为然。

MSI的登顶可以说是对你来中国这半年努力的最好回报。舞台上他总在你左右,镁光灯下是一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你在举起胸前挂着的奖牌时手指碰到衣服布料下的一点凸起,那是他在出发来MSI前送给你的坠子,他说这是在他家乡寺庙里开过光的,很灵验。语气少有的认真。

你向来对宗教无感,却还是戴上了它,只是不想看他不开心。颁奖时他碰了碰你,指指你的胸口,得意地笑了笑。

"Useful,right?""Ah,give me lucky."

等到换上夏季赛的新队服,网络上关于你们俩的漫画和文章已经成了规模,你们有时候甚至还会一起看看那些同人图,你觉得还蛮可爱的。

七月的一天晚上你和他双排,碰上基地VPN爆炸,屏幕上的小人被卡到动不了。你忿忿地关上电脑,却又不想这么早就回屋睡觉。

他也是精神百倍的样子,想了一会儿问你去不去吃夜宵。你没什么兴趣,他便发动他的交际花本领约了别的队的朋友,哒哒哒跑上楼换了衣服风风火火地出门了。

他走了之后你更觉得无聊,又不好意思打电话找他,回到房间连带着网络爆炸的烦躁全部撒在屋里的大号羊驼公仔身上,打累了才靠在公仔身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半夜你听见有人在外面叫你的名字,你懒得答应,然后你就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那人窸窸窣窣爬上你的床,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酒气。

田野?你试探着问,得到几声带着鼻音的哼哼声。你喝酒了?你又问,又是几声慵懒的回应。怎么不回你房间?黑暗中你看不清他的脸,只有他凑在你身边的热度,无端让你觉得闷。空调坏了……他含糊不清地回答你,很快就只剩他规律的呼吸声。

睡意又一次袭来,你放弃了思考,往一旁挪了挪再次入梦。

第二天你是被身上的重量压醒的,他的胳膊和一条腿都搭在你的身上,脸埋在你的颈窝,头发蹭的你的下巴有点痒。你小心翼翼地挪开他的胳膊和腿,有点茫然地坐起来,盯着他白净的脸发呆。

你不知道为什么又陷入了一贯的纠结中,脑子里像塞着一团乱麻。然后你猛地站起来,像逃跑一样从自己的房间冲出来。

有什么不太对劲,你坐在电脑前面心不在焉,一局游戏结束你的战绩惨不忍睹。你索性拿着手机看社交网络,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半天什么也没看进去。

他打着哈欠从门口进来,一屁股坐在你旁边的椅子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你开始焦虑,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一会儿摆弄手机一会儿去拿饮料。他倒没什么局促感,一如往常和你嬉皮笑脸。

你暗自埋怨自己的敏感,将那点小小心思藏回心中。好像昨晚的缱绻从未发生一般。

夏季赛常规赛的你们如有神助,甚至刷新了LPL的连胜纪录,双冠的光环加上连胜的荣耀,网络上的吹捧铺天盖地。可每个人却都如同身担巨石,压力使人喘不过气,这个时候只要出现一点纰漏,赞誉马上会变成飓风一般的嘲讽辱骂,喷的你们体无完肤。

担心的事终于成了现实,接连两败。你的状态一落千丈,比赛中的一些失误间接导致最后的崩盘。

你的纠结感不断地侵扰你,焦虑让你整晚整晚睡不着,队友都很担心你。晚上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感觉房间的空调像失去作用一般,浑身燥热。终于你感觉一阵翻江倒海,试图站起来去卫生间洗把脸清醒一下。

打开门的瞬间你终于支撑不住歪倒在门框上,正要回卧室的他看到你吓了一跳。疯了一般冲过来把你扶回房间。你迷迷糊糊间你感觉他用凉毛巾帮你擦了脸,好受不少。他又去涮洗了毛巾敷在你的额头上,然后他没有离开,而是在你的床边坐下。

这让你感到无比安心。

第二天一早你还是有点隐隐的头痛,睁开眼看到的是趴在你床沿边睡着的他,呼噜声震天响,你哑然失笑。

你大病一场后仿佛脱胎换骨,你的信念重新回到你心间。即使资格赛前你又一次突犯肠炎,上吐下泻,依然硬撑着打完最后一场比赛,帮助队伍拿到前往世界总决赛的入场券。

这次你没上次那么幸运,比赛结束直接被送进了医院,在病床上躺了一天。你盯着房顶上的白炽灯,一直伴随你的纠结感突然消失。

回到基地的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点酒,除了大病初愈的你。你看着跟着爱萝莉和AJ到处胡闹的他皱了皱眉,站起来在一干人莫名奇妙的目光中拉着已经有点红了脸的他上了楼。

干什么啊金赫奎?他一路上喋喋不休。终于你到了房间门口,你一手开门一手把他往里拽,门咔嗒一声关上的时候你已经把他推到墙上,在他抱怨的话还未出口前用你的嘴唇把那些字眼堵了回去。你感觉到他哆嗦了一下,然后就不甘示弱般地开始回应你,用双臂环住了你的脖子,深谙于心一般的熟练。

一个长吻结束,他甚至有些喘不上气,但眼睛却明亮异常。他看着你狡黠地笑,金赫奎啊金赫奎,嘻嘻嘻。

那天晚上你们没再下楼,关着灯在房间里躺着聊天,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窗外马路上来往的汽车灯光明明灭灭,形成一个个模糊的桔红色的光点。尽管你们沟通还不是那么顺畅,却奇迹般地几乎听懂了全部。你告诉他你被女孩表白的经历,他小声地笑,一边拍你的胳膊一边说你菜。

你佯装生气,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对他挑挑眉毛。菜?他脸上的笑意更甚,赫奎哥我错了有话好好说。你这才满意地躺回去。你们一直说到夜深,最后又交换了一个晚安吻才一起睡去。

生命寂寥因有你而喜悦。

你们没休息多久就再次投入高强度的训练,世界总决赛在即,谁都不敢怠慢。九月的末尾你们搭上飞往欧洲的飞机,像开始冒险经历的少年。

在机场你和Rekkles在聊天软件上聊的开心,他说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在巴黎见到你,他凑过来对你的屏幕探头探脑,你坦然地把手机给他看,用中文问他吃醋吗。你的中文带着奇怪的口音,他嘁的一声笑出来,跑到一边那群韩援中,没一会儿就和他们打得火热,你看见他远远地用口型对你说,吃醋吗?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你们都累坏了,在酒店睡了一觉恢复体力,晚上终于有精力出去逛。你们俩没有跟队里的其他人一起出去,而是等他们走了以后才偷偷溜出酒店。

你们完全没有目的地,就只是沿着大街手拉手乱逛,走累了就坐在路边的露天小酒馆的阳伞下喝点东西。令你没想到的是他突然站起来俯下身吻你,隔壁桌的一对老夫妻看到你们向你们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你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

他喝着杯子里的饮料,很开心的样子,问你等以后退役了愿不愿意和他去他的家乡住几年,他说你知道苍山洱海吗,可美了。其实你还没有考虑到那么远,但你看着杯子里漂浮着的薄荷碎末,对他说,好啊。

小组赛你们还算顺利,只是同去的另外两支队伍却意外地爆了冷门,止步小组赛。LPL赛区只剩你们一队,所有的希望期待都压在了你们身上。八强你们抽到的对手正是Rekkles所在的FNC,你更是倍感压力。

你紧绷的神经在你错误地按下那个传送时终于"啪"地一声断掉。你颓然地看着瞬间暗下来的屏幕,耳机里冰冷的女声宣告着你被击杀的消息,你知道你们的路就到这里了。在你被杀的那一秒你听见他轻轻地叫了一声你的名字,接着就再没有了声音。

比赛结束Rekkles很使劲地抱了你,你挂着自己都觉得假的笑容对他说祝贺你,对方拍了拍你的肩。

你们没再多做停留,很快回到上海,为接下来的德杯做准备。你们没有时间继续消沉下去,上一分钟躲在房间里偷偷掉眼泪下一分钟走进训练室就要调整出最好状态在Rank里大杀四方。

德杯的时候你们肆无忌惮地秀恩爱,对你们的关系丝毫不加掩饰。一开始你觉得没什么,直到你偶然在韩国的论坛上发现有帖子说你们俩的举动很恶心,用恶毒的语言大肆抨击。你的纠结又一次攻城掠地,杀回你的情感里。

在感情这方面你的确是个菜鸟,出于你自以为的保护他的目的,你开始刻意地在公共场合回避他的亲密,比如不着痕迹地避开他想牵你的手,或者在他想把下巴搭在你的肩上时转身离开。

如此几次他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收敛了他的举动,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悔,你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谈一谈,告诉他自己是为他好,可是你又担心他会有自己无法解决的情绪,最后你在纠结里决定保持沉默。

这一年最后以喜忧参半收场,你终于得到一个长假,可以回家度过新年。他在冷清的基地又呆了几天后也回到了他那四季如春的家乡。你回到家后睡了一整天,然后就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务,等你终于从忙乱中抽出身来,你猛地想起已经好几天没和他联系了。

你赶紧在聊天软件上给他发消息,问他最近怎么样,然后你觉得这似乎太过程式化,想了想又添上一句我很想你。不巧这时候家里来了客人,你只好在客厅陪着客人说东扯西,期间用去厨房泡茶或去卫生间的名义偷偷和他聊几句。等到客人终于离开已经很晚,你解锁屏幕,依然保持在你们的聊天界面,他十几分钟前发来最后一条消息。

打个电话多好,真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马上回房间打过去一个电话,却只收到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你抓着手机有些茫然地望着房间的一角,你猜他可能手机没电了,于是靠在床上想等一会儿再打一次试试,结果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你猛地惊醒,才想起那个没打通的电话,连忙拨过去,很长的一段等待后,终于想起他带着睡意的声音。

你慌忙解释你昨天的事,他在那边轻轻地笑起来,告诉你他不在意。然后你们聊了十几分钟后收了线,你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紧张。

除夕夜你又给他打了电话,因为时差的原因你这边迈入新的一年时他才进入去年的最后一小时,你对他说新年快乐和我爱你,他回答说我也是。过了一个小时你收到他传来的图片,绚烂的烟花点亮漆黑的星夜,你回复一张你在窗户前的自拍,窗外是首尔的夜景。

过完年的一天三星的老朋友们约着一起出去,你们在夜店玩到午夜,你很少来这种地方,而他尤其讨厌,也曾经让你保证不去夜店玩。他中途发消息过来问你在干什么,你说你在家看无聊的娱乐节目,他回给你一个笑出眼泪的emoji。

你正思考回复什么的时候imp突然倒在你身上,明显是喝高了的样子。你把他扶起来凑在他耳边和他说话希望能让他清醒过来,他却抱住你的脖子不撒手,一脸委屈地问你为什么疏远自己。你无奈地叫他哥,对他说你喝多了我把你送回去吧,他却他却直起身亲了你的脸颊。

你手忙脚乱地推开他,他脸上的委屈更甚,你忙于应付imp撒娇一样的话语和不断乱动的双手,没注意到一边的队友们笑嘻嘻地拍了不少照片。

等假期终于结束你提前一天回了基地,他却没在。你把给他带的礼物藏在他的房间,百无聊赖地等着他发现礼物的惊喜的表情。你没想到他居然在规定回基地的最后一天的晚上才回来,而且他意外冷漠的态度让你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安顿好后你跑到他的房间,他坐在床边玩手机,甚至在你进门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你开始感到不安。沉默许久后你终于决定先开口,才唤出Meiko他却低着头打断你,问你放假的某一天去干什么了。

你回想了一下发觉是你去夜店那天,但你那天告诉他自己在家看电视,于是你有些心虚地坚持你那天在家看电视。话一出口你就后悔了,因为他一下子抬起了头盯着你,眼眶有些泛红。

你感觉有些头晕站不稳,这时你的纠结重新占领你,你舔舔嘴唇想说什么最终没说,而他垂下头看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静默不语,你悄悄从反方向看那张照片,昏暗的灯光下,你和imp抱在一起,角度恰好地像你俩在拥吻。

你感觉大脑轰地一下爆炸,你听见自己声音有些颤抖地对他说我们可以一起去吃夜宵,然后我们好好谈谈,然后你听到他一口回绝。

我不想去。

你坐下来,坐在他身边,想从一旁抱住他的肩膀,他却一下跳起来,把你甩到一边。这一秒你发现你的纠结感从未远离,你拿不准你这时候应该如何解释,虽然你和imp并没有发生什么,但你确实说谎了。

你还在混乱时他已经开了口,回家的这段时间我一个人想了想,我不想强迫你在任何时候和我感同身受。做决定很难,但是继续挣扎更难,你明白吗?

他说的很慢,足够你把每一个字嚼碎,忍着刺痛吞咽下去。很长一段时间你们都没有说话,然后你猛然醒悟,你们完了,而你现在应该从他的房间里出去。

在你转身向外走的时候你听见他在你身后问你其实你并不想去云南对吗,你一时没有反映过来,茫然地转过去问他什么?他抿了抿嘴,最后露出一个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笑说没什么,就再也没有说话。

你关上门的时候才明白他说的什么,但你不想再向他解释了,他说的没错而你不能再骗他了。

你在楼道里碰到明凯,他见你从他房间的方向过来,朝你挤眉弄眼,小别胜新婚啊金赫奎。你朝他微微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你知道你现在根本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等你终于回到自己房间你才想起你藏在枕头下面的小盒子,里面是你送他的吊坠,你假期抽出了一天去了首尔有名的寺庙,你想把那个和他送你的凑成一对。

你们依然是下路优秀的搭档,比赛中打出令人赞叹的默契配合。但只有你和他知道你们两个人虽然位置近在咫尺,却无法真正触碰对方。

你比以前更加努力的Rank,甚至通宵。阿布察觉到你的不对劲,找你谈过一次,委婉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礼貌地笑,我没事,只是想要冠军。

在训练室的时候他依然会给你拿水给你递水果,但是那确确实实和以前不一样。你想起高中的那个女孩,对自己说了一句活该。

夏季赛中途的时候他家突发急事,他选了个没有比赛的星期匆忙回了云南。你担心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焦虑不已。天边泛起亮光时你做了决定,你不想就这样放手,你想再试一次。

你定了当天飞昆明的机票,跟阿布请假,他满眼了然,爽快地答应。去吧,他好听的嗓音对你说。

在飞机上你看到连绵不绝的青山,汹涌奔腾的大河,环绕着他的城市。你想起你从韩国到上海的那个晚上,一如现在这样不安。

下了飞机又倒火车,三个多小时后你终于到达离他家一个路口外的酒店。你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你在哪里,他陡然变高的声调显示着他的诧异。

他说他现在就去找你,你听到电话那遍传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和关门声。你的大脑已经无法控制你的行为,你机械般地打开门跑出去,在电梯里看着红色的数字跳动变化,感觉心脏快要炸开。

你跑出酒店转过一个弯就到了那个十字路口,红灯。你停在马路边就看到了一街之隔的他。他好像也是跑过来的,张着嘴大口喘气,在看到你的时候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呆呆地望着你。

然后你看见他哭了,他摘下眼镜,用手掌努力地抹着泪水。刚过了十八岁生日的他像一个重新找回心爱玩具的五岁男孩,欣喜到落泪。

你在交通灯变为绿色的那一秒就冲了过去,毫不在乎路上的汽车还未停稳。你按着他的肩膀使他抬头看你,你说嘿,田野,田野,听我说。他在你接下来的话还未出口时一下抱住你,在你耳边喃喃,金赫奎,我真的喜欢你。

你收紧一分手臂,闭上眼睛对他说,是的,我也是。

路口行人川流不息,只有你们像时间静止一般抱在一起。

你我相逢在迷惘十字路口,忘了问你走哪个方向。

你的泪光是遥远的星光,却在寒夜里轻唤我醒来。

评论(24)

热度(156)

  1. HAROOYUKKIE小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