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可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驼妹]艳火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这几天去厦门旅游,差点因为台风回不了家,好在赶了八号早上的飞机成功逃走ˊ_>ˋ看新闻八号下午那边的飞机基本就停掉了,真的好险。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候机的时候还一直在写zzz

-------------------------------------------------------------


金赫奎和田野决定分手。


他们不是当时刚刚成年的少年,早已过了轰轰烈烈的年纪。他们陪着对方披荆斩棘,公开恋情后对抗漫天流言蜚语,也相伴着功成身退,在登上顶峰后一起退役,过着属于两个人的平淡生活。只是当年龄渐长,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开始在两个人的情感里肆意增长,好像也不是不再相爱,只是像发条停转的小木偶,没法再唱出好听的歌。


于是当原本正在看电视的田野突然转过头对着沙发那端玩手机的金赫奎说出分手的时候,金赫奎也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将目光转回手机上,淡淡地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田野又转过来,用陈述句的语气对金赫奎说一起去旅游吧,我想去海边转转。


金赫奎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屏幕上。你想去哪,我订机票。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就坐上了飞往海边城市的飞机,在一家离海滩相隔一条马路的民宿住了下来。民宿一楼是一个小酒馆,但装修却极尽简约,木质桌椅看上去都有些年头,带着几分岁月的痕迹。


两个人经过长时间的飞行都有些累了,下午在房间里睡了一觉才懒懒地出了门,向民宿老板打听了附近夜市的地点,便沿着岸边的路去寻找。


看到街边两排各色广告牌和暖黄色的灯光时田野一下子亮起了眼睛,没走出几步手里就堆满了食物,金赫奎一手抱着一个椰子一手付出一张张钞票。


海边刮过来的风带着若有若无的咸腥味,吹起了田野鬓角有点长的头发,柔软地覆在脸颊上,他正拿着烤鱿鱼吃得正香,丝毫不在意发丝上蹭上的酱汁。


金赫奎习惯性地帮田野将头发撩到耳后,又用拇指揩去他脸颊上的酱渍。仿佛两人还是刚刚陷入热恋的高中生,竭尽所能地表现对恋人的疼爱。


田野僵住了一秒,随后便顺从地微微抬起头方便金赫奎的动作,却垂着眼睛,不去看对方的表情。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小心翼翼?田野也说不清,改变好像在转瞬之间,又好像侵蚀大堤的白蚁,微弱,缓慢,却总有一天会引起无法控制的崩塌。


田野吸了一口椰汁,清甜的口感溢满了整个口腔,可他却无端觉得腻,腻的嗓子发疼。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隐隐能看到起起伏伏的黑的海浪和天边缓缓流动的灰云。


田野还在盯着远处的海平面发呆,金赫奎已经被街边的一间小店吸引了兴趣。店里的一整面墙被镶上了木制的格挡,放满了色彩斑斓的明信片。金赫奎认真地站在那里挑选,想写几张寄给朋友。


在他们一起退役后的前两年金赫奎进了部队,除了金赫奎的假期田野就去四处旅游,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写一张明信片寄给金赫奎,有时是满满的一张字,有时只是他偶然看到的喜欢的句子。等金赫奎退伍时已经积累了厚厚一沓。后来两个人住在一起,旅途也总有对方相伴,但两个人还是保留着寄明信片给朋友的习惯。


那个时候,虽然很久才能见一次面,两个人却觉得生活甘之如饴。


田野站在离金赫奎几步的距离看他写东西,这个人好像不会变的样子,和自己十六岁时遇到的模样一般无二,仿佛遗世独立的少年。金赫奎不温不火的性格决定了他在爱情里如一杯温度恰好的水一般的温和,只是田野不确定自己是否更想要沸水带来的刺痛感。


等金赫奎给每一张明信片贴好邮票扔进门口的邮筒里,田野也失去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趣。空气似乎异常闷热,大概要下雨了吧,田野默默地想。


两个人回到旅馆时一楼已经聚了不少人,角落里的小舞台上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在唱着歌,是听起来很舒服的烟嗓。她头顶的灯投下一束光,田野眯眼望去能看到灯光里漂浮着的微末尘埃。


”……于是你不停散落 我不停拾获,我们在遥远的路上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如果你在前方回头而我亦回头,我们就错过。 ”


歌词真是应景极了,田野带着些恶意地想。他猜测金赫奎应该不明白这歌词的意思,但没想到一旁的金赫奎听的十分认真,带着看起来有些落寞的表情。田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但似乎贴切无比。


田野去吧台要了瓶啤酒,顺便向老板打听附近哪里有租车的地方,明天他们打算开车去附近的一个景点,是两个人很久前就计划过的地方。


老板有些诧异地看着田野,告诉他明天下午可能会有台风过境,虽然不是很强力但还是会带来大量降水,还是不要出门的好。田野却坚持他们会注意安全,要到了租车铺的地址。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便开车上路,金赫奎开车。田野一直没考驾照,有一次金赫奎提起让田野去学车,彼时田野正躺在金赫奎大腿上玩手机,用满不在意的语气说反正你会开就好了啊,金赫奎无奈地把手覆在他的额头上,引得田野小声的抗议。


从此之后金赫奎再没提过让田野去学车,每次出门田野都乖乖地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享受专属司机的服务。


天依然阴沉沉的,汽车沿着环岛路奔驰,路两旁的景色飞速倒退,形成无法成为实体的影。田野把车里的冷气调到很低依然觉得闷热,在副驾驶上扭来扭去。他低下头偷瞄金赫奎握着档把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和自己成对的戒指,大概过不久就要摘掉了吧。


田野向窗外看去,路边的高压电塔上部被粉刷成红色,和灰色的天空形成着强烈的对比,让田野想起从前看的那些公路片,那些鲜艳的,晦暗的,单调的镜头。


这样的旅行,田野闷闷地想,要出点事才好。


下雨了。金赫奎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田野这才注意到有水珠落下,溅开在车玻璃上,化成一道道蜿蜒的水痕滑下去。


雨势很快变大,打在玻璃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金赫奎启动了雨刮器,挡风玻璃上的雨点被刷向两边,变成半圆形的水迹,随后一波新的雨点又再次落下。


很快视线就被外面密密的雨帘和蒸腾起的薄雾遮蔽,雨刮器不停地起落,雨滴还是会很快布满整面玻璃。


金赫奎放慢了车速,但他没有开口问田野要不要回去,只是沉默地开着车。


田野突然想起金赫奎服役期间的一个假期,两个人也是像这样开车出去玩,傍晚时分突然下起暴雨,山路泥泞加上天色昏暗,差点和前面的卡车追尾。那次把两个人都吓的不清,等他们终于回到金赫奎家,惊魂未定的田野的双腿依然不停地打颤。金赫奎倒还好,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出去玩差点追尾吗?金赫奎又一次忽然挑起话题,竟然和田野正想的事一模一样。


其实我也被吓的不行,那天晚上几乎半晚上没睡着。金赫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侧过头瞄了一眼田野又开口道,晚上我一直在想要是当时真的出事了怎么办,想我的家人朋友,想我打职业的那几年,想我从前构想的未来。好像就是从那次之后,我对很多事情的态度就变了很多。金赫奎声音低低的,说得很慢很慢,好像自言自语一般。


他没说出口的是,那个晚上,在他想了很多之后,他紧紧地抱住了身边熟睡的田野。好像拥住他就还真实地拥有这个世界。


田野不知道该说什么,印象里金赫奎脆弱的一面只在他在打职业那几年状态不好的时候才会出现,虽然他的外表总被人形容成软萌,但其实他坚强的可怕。


中午两人在路边的饭馆匆匆吃了饭,等待雨势小了些又再次上路。田野一向有睡午觉的习惯,不一会儿就开始犯困,哈欠连连,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金赫奎发现田野歪着头睡着了,把空调调高了两度。


田野是被雨点打在车顶上的声音惊醒的,他有些迷糊地坐直身子,却发现身旁的驾驶位上空无一人。他猛地清醒过来,向窗外张望,这时雨势又一次变大甚至比上午更加猛烈,窗外几乎是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只有雨刮器还在一下一下地刷着挡风玻璃,发出有些尖锐的声响,但在暴雨面前几乎徒劳无功。


这么大的雨金赫奎能跑到哪里去,田野感觉浑身发冷,忍不住开始哆嗦起来,他喊了两声金赫奎,希望下一秒他就会打开车门钻进汽车里,可是连一声回应也没有。


田野开始胡思乱想,他又一次想起他们那一次与死神擦肩的经历,感觉眼眶开始泛起温热。


他哆嗦着去开门,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拉开把手,推开车门的瞬间他的胳膊就被雨水冲了个彻底,而他依然毫不犹豫地跳下车。


几秒钟之后田野就被淋湿了全身,马路上的积水从脚边像溪水一样流过,田野感觉脚底一片冰凉。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眼镜上早已布满水珠,他不得不用手不停地去擦拭。衣物完全被打湿,黏在他的皮肤上。


田野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不断紧缩,那种奇异的感觉流遍全身,他好像感觉到在脸上冰凉的雨水中划过两道热流,但很快就和雨混成一股,消失无踪。


然后他终于看见远处一个举着伞的身影奔过来,好像还有叫自己名字的声音,但他的耳边都是杂乱的嗡嗡声,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终于金赫奎跑到了汽车旁边,他看起来气极了,极少说脏话的他冲着田野大吼你他妈犯什么病,一边把伞举到田野头上,一边打开车门想把田野推进去。而田野抓住了他正在开门的手,一把揽过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两个人几乎是撞在一起,金赫奎感觉自己好像听见了牙齿磕在一起的声音。田野吻的毫无章法,粗鲁的像撕扯猎物的野兽,咬着金赫奎的嘴唇,金赫奎很快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田野的呼吸急促而沉重,两只胳膊紧紧地环着金赫奎,像是要把两人融成一体一般。然后金赫奎感觉到田野开始剧烈地颤抖。他哭了,眼泪混着雨水滑进两个人唇间的空隙。


他们在这狂风骤雨中紧抱着彼此唯一的依靠,就好像拥有可以阻隔风雨的力量。田野在看到金赫奎举着伞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突然明白,他们早已是对方生命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而所谓的平淡生活,是所有肤浅情感经过沉淀,最后变为他们吐息间的温热气流。


前一天晚上那首歌的最后,那个女孩扬着头,唱出了整首歌里最美好的词。


于是你不断地爱我,
我能如何便如何,
在遥远的路上即使尘埃看今夜艳火,
我等你在前方回头 而我不回头,
你要不要我
你要不要我。


扑火 我们相视笑着扑火,
什么都不说 不说的是真的,
我们相视笑着,
有梦了 快乐。








评论(5)

热度(117)